皖西行记

Mon, Nov 2nd, 2009

在路上10:30 10/29/2009

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窗外的画面,每次旅途都是这样,滔滔不绝地跟猪聊着我随时冒出来的想法,百无禁忌,一路上打闹嬉笑不断。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会在自己彩色的小本上记下几点几点到达。汽车还没开的时候,她便在车票上写上“活着回来”四个字,这倒是与我的初衷很是一致,于是我唱,活着回来,就是旅行的意义。我们都是没有见过山的孩子,刚刚进入霍山,沿路突然出现的一连几座大山,让我们兴奋得拿着各自130万像素的手机不停对着它们猛拍,汽车在盘山公路上上下下,来回转弯,我能感到微弱的阳光透过雾气从东西南北轮流照射过来,

龙剑峰16:45 10/29/2009

我想我之所以会铭记这次旅程,绝对是因为龙剑峰,两个人刚刚在宾馆里面落下脚,没有听从当地人的建议便在小雨和大雾之中径直地奔向了海拔一千六百多米的龙剑峰,下午的天色阴沉,雾气弥漫,阶梯湿滑险陡。我们并不知道这山是如此险拔,在最宽处也不过一米的龙脊背,两边都是万丈深渊,在这之前这样的情景我想只有恶梦里面曾出现过,我们的双手都不敢离开那简单的铁护栏,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永远“置身”这青山碧水之中。当夜幕渐渐来临,我们也还是在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林海长廊上艰难的前行着,谁也不想回头,一方面害怕一方面不甘心,但只能回头,事实证明我们的激流勇退是一次相当明智的抉择,倘若我们还在夜色里面前行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现在想想真的后怕。当我们再一次面对来时挡在我们面前的阻碍时,却已经显得成熟勇敢,尽管天色渐暗,山里也早已经没有其他的人。我一边骂一边小心翼翼的走着阶梯,要是让老子走出这鬼地方,老子一定好好珍惜生命远离脑残。同时,还要照顾好猪,上山时让她先上,下山时我先下,我也没有想到以她的体力竟可以跟着我噌噌噌爬到这么高还能原路返回。

晚上跟她说,今天你跟着我出生入死的,现在咱们可以算得上是生死之交啦,然后笑,然后大笑。

暖流中学 15:30 10/30/2009

尽管爬了两天的山走了一个中午的峡谷,还是决定步行去离风景区七公里远的天堂寨镇上转车,游走在山水之间,一路走一路唱,不累。在镇外两公里,四层的天堂寨暖流中学倚靠着大山而建,正巧是礼拜五下午放学,马路边停满了面包和摩托,去往周近各个地方的都有,孩子们在教学楼前整齐的排着队,像《一个都不能少》里面的那样,等待着放学铃声的响起。我们上了去燕子河的面包,不一会儿孩子们便也都像麻雀一样分散开来,一些上了面包车,一些上了自己家里人的摩托,更多的则是三五成群的步行。

副驾驶座位上坐着两个女孩,后面的两排三人座也都挤了四个人,我们坐在最后一排,安静的听着前面的男孩和女孩讨论着结束的英语考试,“我才考了112分”“我作文才得了8分”,那时的我们一定在自责为什么自己的包里面没有一本书,过了好久我们才想起把在合肥沃尔玛买的阿尔卑斯水果糖分给他们吃,他们每个人接下之后都说了句“谢谢”,而我想如果这是在城里,那些少爷公主们一定会戒心于我会打他的什么鬼主意或者干脆说为什么是橙子口味不是水蜜桃口味的我不喜欢吃。

心里面已经生出了一股暖流,我问旁边只有十二三岁模样的孩子,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啊,到那里要多少钱啊,离燕子河远么。他用带着金寨口音的普通话说,我要去匡畈,离燕子河还有十七八公里,要三块钱。

我和猪开始窃窃私语,她说三块钱如果一个月下来也会是很多钱啊,然后我突然醒过来,他们也许只有在礼拜五下午一个星期结束之后才会回家。这样的傻念头很多,一开始我还在想,这不年不节的,为什么他们好多人都穿着校服呢,因为校服正是这个季节可以穿的。

只有我们两个是去到燕子河的,司机说,我的车就是接学生的,现在中学生都下车了,只剩两个大学生啦,我们微笑,期间他们每个人都对我们笑脸相迎,我们也用笑容回应。

而我知道,我们来的是离天堂寨风景区只有五公里的地方,这里相较而言应该还算是富裕的,更多地方我们肯定还没有去到过。

烈士陵园 10:00 10/31/2009

没有赶上去县城梅山的最后一班车,所以在燕子河镇耽搁了一宿,第二天下车之后便又开始步行前往烈士陵园和历史博物馆,环山抱水的这座小城里面很少看见青壮年,红军广场上多是一些穿着绿色军布料的老年人,爬上纪念碑所在的山峰可以鸟瞰整个山城,史河穿城而过,纪念碑的正面刻着徐向前元帅刚劲有力的“星火燎原”四个字,红军纪念堂里面存放着红军革命前辈的遗像,我们瞻仰,没有拍照。

纪念堂右边是洪学智上将的陵墓,两面分别是中国和朝鲜政府授予其的功勋。猪说,要带我这个九零后脑残非主流来进行一下爱国主义红色教育,提议在墓前三鞠躬,我们一边微笑一边放下背上的包,鞠躬。

我问她,我们这样别人会不会觉得我们很傻啊?她说,怎么会。

生于斯,葬于斯,功名于天下,这便是最好的宿命了。

历史博物馆最后一个展厅的展台上,两本参观留言本被各行各业的人写的密密麻麻,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红军真伟大、中国万岁这样短而有力的句子多次的出现让我心里再次涌现出一股暖流。大人带着小孩来参观,小孩用汉语拼音在上面写上,中国加油。

猪在上面留的是毛泽东的《长征》,我写的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早日实现中华民族和平统一大业,推进祖国民主化进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天堂寨、白马峡谷、燕子河、梅山水库、金寨火车站等地行记从略。)

后记

写完这篇行记之后,心里突然有些难过,我知道许多难过多是因为突然间的落差,不过是因为之前的几天太过于开心了,我很喜欢这样的旅行方式,和最好的朋友一起远足,一路欢笑一路歌唱,喜欢拿着旅行札记在上面记下每一笔,喜欢路上的偶遇和微笑,喜欢对那些相逢便不会再相逢的人说感谢,我会记得在山顶的呐喊,记得在山泉的微甜,记得峡谷的嬉水。想说的太多表达不出来的也太多,两三千字也只能当作片段,我爱自助游,我爱自由,我说过很多次我并不喜欢像被放鸭子一样地跟着旅行团,走马观花的去观赏每一站为我安排好的所谓景点,而谁又知道,真正的景点,其实是在我们的心里,我爱拿着地图去寻找面对着未知的前方,自己做自己的导游,这是我爱的旅行方式,也是生活方式。

我不知道以后这样的机会还会有多少,其实旅行有时候并不在乎去哪儿,重要的是跟谁在一起,我很希望以后如果有机会可以和更多的好朋友一起。我们这一群不闻人间疾苦不食人间烟火的宅男宅女,确实太应该多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不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无病呻吟庸人自扰。

想起第一天我们一直唱的那首歌。

感谢天 感谢地 感谢命运 让我们相遇 自从有了你 生命里都是奇迹 多少痛苦 多少欢笑 交织成一片璀璨的记忆 感谢风 感谢雨 感谢阳光 照射着大地 自从有了你 世界变得好美丽 一起漂泊 一起流浪 岁月里全是醉人的甜蜜 海可枯 石可烂 天可崩 地可裂 我们肩并着肩 手牵着手 海可枯 石可烂 天可崩 地可裂 我们肩并着肩 手牵着手 手牵着手 手牵着手 踏遍天涯 访遍夕阳 歌遍云和月

一起漂泊,一起流浪,岁月里全是醉人的甜蜜。踏遍天涯,访遍夕阳,歌遍云和月。

这是最好的时光。

现在,我又要重新上路了。

@12:22:41 PM #行记 梦境即现实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