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即现实

Thu, Oct 21st, 2010

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一个梦。

你在等一列火车。一列可以带你去很远的火车。你知道它可以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但是你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是没有关系。 因为我们会在一起。

洗澡的时候,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疼痛夹杂着水温涌了过来,我开心一笑,喔操,这居然是真的。我记得我曾经来过这个地方,很多次,但分不清究竟是在回忆里还是在梦境里,她脸朝右睡在你的旁边,我抱紧她,吻她,穿过内衣外衣,直到天明。

火车在路上不慌不忙地行进,车窗的两边是番然不同的景光,一面是山丘一面是平原,光影交错。不时地,在一些从来没有在地图上见过的小站停靠,走走停停,从阳光明媚开到夜色斑斓。我又开始怀疑,好在火车从未脱离过铁轨,我知道,这不再是梦。

我又在听梁静茹的演唱会,这是第几次了,旁边座位无一例外地都是她,我忘记了她每次看演唱会时脸上各异的表情,但是觉得这一次,竟有了撒野般的兴奋,我牵起她的手,声嘶力竭地唱完每一首歌。我爱你们,我也爱你。我也爱你。我听到谢幕的时候,她对我说,静茹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无法看一场她自己的演唱会哈,我用食指勾起下巴,嗯哈哈哈。

我又身在一座陌生城市中,拉着她的手,穿过每一条峰回路转的小巷,寻访着每一处快将被遗忘的故事,穿过古旧的城墙,吹拂温暖的江风,我渐渐爱上了她飞舞的头发。沿着河滨,右手秋水,左手伊人,大抵如此。她微笑着说,我要和你用脚步丈量这一片陌生的土地,我也快把眼睛笑得还只剩一道缝,噗,真是个恶俗的比喻呢。

她挽着我走在一条风韵残存的商业步行街,我低下头闻到发香,与回忆中一个味道。

但是突然间有人冲出来告诉我,不要用回忆来做梦,不要用回忆来做梦,不要用回忆来做梦,不断重复。

梦里场景已经支离破碎。

其实我也不确定,我究竟是在现实中,还是在做梦,还是在梦中做梦。

我梦见有一回,我和她在一辆公交车上相遇,未曾言语;我梦见有一次,我和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十指紧扣。我梦见有一晚,她在天桥上对着我哭泣,泪湿脸颊;我梦见有一天,我在观世音面前祈祷,送她归来。

我感谢得颤抖。

临将结束的时候,她对我说,如果某日有一方再次回到这座城市,一定要告诉对方。我记着,牢牢记着。

"而现在,我在过马路,你人在哪里?"

@02:10:48 AM #行记 Hello world! 皖西行记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