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

Mon, Jun 13th, 2011

我屋子的窗户是朝向北边的,说北也不是正北,因为路是有些斜向的,隔过马路是一所大学的南大门,也是正门。这个周末的天气是格外的好,刚刚下过一场阵雨,温度宜人,我透过窗子看到有很多临将毕业的学生穿起学士服拥抱着那在我看来有些简陋的学校门牌留念拍照。我直起身子看了一会儿,然后略带不屑地发出喃喃自语,这应该是我所特有的表达方式,一方面表示出我对现如今“教育制度”的不认同,而更主要的是自己作为一个没有资格穿斗蓬的大专生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羡慕嫉妒恨以及无奈。

我拉上窗帘,继续饶有兴致地埋首在一堆一堆的代码里,偶尔会停下来想,喂混蛋,你这个礼拜总共是有多少时间是坐在电脑旁边的啊,算一下啊,于是算一下,快将接近100个小时,而更加让人难过的一组数据是,在剩下的仅有的4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要去做包括吃饭睡觉洗衣服撒尿在内的所有的日常事物,当然还要包括玩你心爱的手机……我想到这里,眼睛开始有一些失神。

忽然有一丝阳光从窗帘缝里面透射进来,我惊讶地打开窗户,看见火红的夕阳挂在西北边的地平线上。我不能自已地快将陶醉在这难得的阳光之中,拿起手机拍摄着暮色中的光影和梧桐,然后猛地想起时间的流逝——天要黑了?!

我承认每天讨人厌的午饭和晚饭是驱使我出门的动力,甚至午饭都不一定是,于是就这样一个人默默无闻地渡过一天、一个礼拜,渐渐失语。爱情这件让人不知道珍惜的事情,仰起头会扪心问自己,这就是你所追寻的自由么?无精打采地刷新着豆瓣、微博,这就是“有思想的青年”么?接着开始全盘地否定起自己的人生观。

而爱让人幼稚,爱让人成长,爱让人受到伤害,爱让人忘记伤害,这就是爱存在的意义。爱的本质,就是赋予一个人伤害自己的权利。——豆瓣

之后开始考量那份我所谓的甚至有些引以为豪的“事业”——我曾经总是怀着鄙视的心情去看待那些玩网游电竞的人,认为他们是不学无术无可救药,而自己无非也是这样,那是怎样一家缺乏创新精神与激情的公司,哀怨地看着周围的同仁挥舞着他的技能,而我却还是带以一贯的轻蔑看待,哇哦,搞技术是多么需要脑子的一门工作啊,可是光有技术没有创新,还是觉得像没有脑子一样。

SEO(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搜索引擎优化)作为一种技术手段,本来是个中性词语,在国内却硬生生被搞成了贬义词。在我的概念里,SEO的意思是: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实力不够,能力平庸,创意匮乏,干不来技术,做不好内容,只好卖卖链接、堆堆关键词、骗骗流量,在怎么勾引搜索引擎上下功夫。——《土鳖网站是怎样炼成的

他说的不无道理,就如我是多么看不起我那个二十五六岁却做着和我一样工作的同事一样,SEO本就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如果在这个行当混五六七八年简直就是个笑话啊,尤其是每天对着百度与站长中国这样的网站和各种数据,这对于我来说,只能用两个字形容——摧残。

大概就写到这里吧,今天豆瓣电台给我推荐了一首歌,很喜欢,莫文蔚的《两个女孩》。

 

豆瓣九点认领:doubanclaimefd5b3fe6f21c691 doubanclaimf87be508ce688b7d

@12:59:32 AM #胡思乱想 #情感 # 流沙 时间在流逝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