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宅

Sun, Jun 19th, 2011

我躺在床上,惬意地啃着桃子,接二连三吃了好几个,不时喃喃自语,“I love eat ……~”,不过忽然之间忘记了“桃子”的英文该怎么去拼写,于是只好“I love eat…love eat…eat…eat…~”,好吧,干脆就是——“I love it!”

星期天的身心还是很慵懒,连续两周的单休让人提不起精神,但我还是习惯性的在八点钟之前起床,最近每天晚上都是像稀牛屎一样倒在床上便睡,一觉便到天亮。醒来之后洗洗漱漱便又像每天上班时一样,各个网站的乱逛了。中午的下楼的时候忽然想到上学时候那一个“理想”:当时我和室友开玩笑说,我的要求不高,“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四兆宽带,能叫外卖。”就可以了,于是这样又暗自觉得自己的生活幸福指数还是蛮高的,在这座人均月收入尚不足两千的城市里,在我二十(一)岁的时候,姑且可以自给自足,网络、空调、通讯、食品,一份还算中意的工作,一张舒服的大床,我应该觉得对得起自己。

年轻+自由=无限可能!

——我对自己说

恋情的戛然而止,孑身一人的时候,自然会为自己营造出一些寂寥的气氛,会去责备自己的无能,与那些女人们心驰神往的花花公子和达官显贵做比较,于是又只好无能为力。在这个拼爹的年代,女人们和我都是没有错的。因为今天是父亲节,昨晚给爸爸打电话,想跟他道声节日快乐,这是我绝少地主动的打电话给他,还担心他在外边有应酬耽误了他的雅兴,闻到的却是妈在单位值夜班,他一个人在家里看报纸抽烟,不禁快要泪湿了眼。我和爸爸之间的感情是很微妙的,自己既反感于他的那一套传统的价值观,又叹息两代之间交流的稀少——亦也许现在很多年青人和长辈之间都会存在问题,以至于我很想念小时候我那神通广大的父亲。

他还是像以往每次一样,像我念小学时候一样,过马路要慢慢的,要注意安全之类的句子,以及跟我说到我快要忘记的去年和前年给他买的礼物,那是当时大特价六十多块钱买个一个电动剃须刀,给他之后他异常的高兴,以至于他自己的剃须刀被我拿来用了快一年了都没有察觉到。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他的已经莫须有的未来儿媳了,让我多照顾她,不要总是让女孩子照顾我,那样多不好……我只是嗯嗯得附和着,看的出来即使没有见过,但是从我和妈妈的描述中,爸爸也是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儿充满了好印象,我不愿、不忍也不想告诉他我们已经分手的这件事实,毕竟这可能会影响“父亲节快乐”这个计划,所以只好下次先跟妈妈说再让她转达。

……

我烧网验证:woshao_38a965dc9a6411e0b4f6000c2959fd2a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