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

Wed, Jun 15th, 2011

never-let-you-lonely

早上做了一个恶梦,从梦里面哭醒,醒完接着哭。梦的内容仍然很清楚,我和爸爸又吵架了,我仍然抱怨他对我不够关心对我没有尽到责任,抱怨他没有给我留足够的Gmail邮箱空间出来,然后开始和他吵,接着和妈妈吵,不可开交,一边吵一边委屈地吞着眼泪。忍无可忍,他们终于把我扛在肩膀上从阳台上丢了出去,落地的刹那感觉到胸口的疼痛,我哭得更加汹涌了,然后爬起来找到地上尽可能大的砖块往楼上家里的窗户玻璃砸去,绝望得从心底嘶吼,你们不爱我,我可以死……于是真的我注销死了……接着妈妈从屋子里面出来,拿出来一张单据,对着死去的我说,你看,给你留了11G的空间呢……

我从睡梦之中哭醒过来,将眼泪揉干之后却哭得更加厉害——心里不停地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以至于自己快将走火入魔般,然后拿起手机在微博上写了一条:「是我呆在电脑旁边太久了,对不起……」是这样的,算了一下,一周七天一百六十八个小时,居然是有近一百多个小时是在电脑前渡过的,我开始竟浑然不知这样的生活会为我带来什么。然后我决定以后不再去更新微博。

星期六给她电话,对她说:「今天加班要到晚上六点,搞搞弄弄要到七点,你明天一早还要上班,要不今天不见了吧。」「忙!我们已经有一个多礼拜没有好好在一起了!」(摔电话)而后我把她拖到了黑名单里,接下来的事情是,到现在为止我再也没有打通过她的手机。

我就是属于那种一喝酒就容易醉、一喝醉就容易睡,一睡心就容易脆,一脆就容易泪的人。

昨晚和猪一起去吃小马烧烤,印象中我们分三年在一起吃过三次小马烧烤,而基本上每次的情形都很类似。去年的时候,部分场景还是历历在目,而更为详细的情节刚刚居然也被我在谷歌文档中出其不意得翻到,那是一段多么珍贵的史料,总之在那次之后,我毅然决然地不再与那个女生交往,痛快淋漓。而更早之前更为津津乐道的一次,是我们在安大旁边那家,在那个食客如梭岁月如烟的历史性时刻,我们做了一次高瞻远瞩性的决定——逃单,而之后的各种经历纷纷表明,那种精神上的快慰是远远大于食欲上的满足的。而我们也保持着一起喝酒的习惯,这个传统可能要追溯到二〇〇九年的夏天甚至更远,而我的史书是这样记载的——

……她一边吹嘘着她的酒量一边醉醺醺地忽闪着扑朔迷离的小眼睛。每次这样的时候我都会感动。然后她笑着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我说:「你去死。」……

——2010年私密日记《唱一首歌

而这次我们凑在一起吃饭喝酒的case,是因为她即将毕业离开这座城市,想着是个挺苦涩的话题,就像那酒一样——昨晚喝的,是一瓶哈尔滨啤酒。

合肥的天气还是一如继往的糟糕,几时闷热几时微凉,比这天气糟糕的是合肥的交通,并且是与时俱进地糟糕,而比这交通还要糟糕的是某合肥市民的心情——

早上又迟到了,迟到了十分钟,这是继前天迟到两分钟,昨天迟到五分钟之后连续第三天的迟到,主管气急败坏地跟我说,昨天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是让你不要迟到了?!不要找客观原因!瑶海的都不迟到你连续三天迟到!你明天要是还是有这种情况干脆不要来了!——我很能理解他的心情,毕竟是他批准我在公司开始上班的,如果总是这种表现自然面子上挂不住,而我更能体会自己的心情,因为前天迟到,我昨天提前走了十分钟,而今天又提前走了十分钟,我很难保证我明天提前半个小时走不迟到半个小时啊!!……

睡了,明天8点半还要上班,我不要迟到。

#情感

@11:27:58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