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条狗都有它的一天

Fri, Jul 15th, 2011

刚才手机上又来了一条短信,问我要不要狗啦,很可爱的,家养的,要的话,加QQ详谈啦,或者打电话啦……看着他(或她)丢下来的10位数的QQ号和一个147开头的号码真有些讶异,一不留神还真不知道哪个才是手机号。

那是上个月的事儿了,某一天我跟兔子大叫着,啊我要养条狗啊,好无聊啊,于是竟真的在五八同城上发了个收养小狗的帖子,内容大概是:“求收养小笨狗一只,不限品种,百元以内,爱宠有爱心。”因为我想现在不管是收养怎么样的狗狗,人家都肯定不愿意白给的,百元以内是靠谱的,之所以要小笨狗也是有原因的,基本是为了满足我低调装逼的虚荣心,然后更低调的今后把自己的微博头像改成一条狗,像韩寒那样。

但是这件事情上唯一不靠谱的估计就算是我这个人了,五八同城的效率真是出离的慢,直到几天前我才收到一条短信,问我要不要狗狗啊,可那时候我似乎已经理性些了,不是我不想养啊,真是现在的条件没办法让我养啊,而且就算养,哪个狗主人看到我瘦成这个样子,估计都不大乐意把狗狗交给我,所以我都不好意思去回短信。况且连我之前的想法都是,我上班的时候得把狗锁在家里饿一天,然后每天回家和我一起吃顿饭。我猜没有几只狗狗愿意答应。

我突然想起以前家里的那条大看门狗小灰,那是一只普通的狼狗,我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来到我家,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在它之前家里也有一条灰色的小笨狗很乖,但是最后竟然和家里的花猫咪咪一起吞了老鼠药死掉了,我很想念它,就也赋予了这条狼狗相同的名字了。属于它的快乐时光是短暂的,当时间一点点过去,它被套上锁链,在它的成长过程中,它可以一点点地把锁链挣断,但终于有一天,当一条粗粗的链条套上了它的脖子,它任凭用何种方法也无法挣断,只得唯命是从地被囚禁在属于它的那以锁链为半径的扇形内,一天一天,风霜雨露。转瞬之间,一眼多年。但在这中间,它从来没有放弃过与锁链的抗争,颈子上被锁链勒得血肉模糊,最后伤口与铁锁长成了一块,看着让人害怕,但它却从来不叫一声。有时候,我哪儿天高兴了会想起来跑到它的旁边,摸摸它的额头,它会用冒着汗的鼻子把我从上闻到下,我轻轻揉着它的脖子,即使护疼也不会叫出来,更不会担心会伤害到我。而有时候当家里的小鸡不小心从它的领地路过的时候,它却会毫不犹豫的扑到,掐死,现在我终于能够理解它为什么要这样做。当然,在它活着的七年中,偶尔也会有锁链断掉的时刻,那么他会不顾一切的冲出院子,然后漫无目的地在外面狂奔,我想这样的情景难得一见,我本应该理解一个被束缚着的生活挣脱捆绑获得自由时的那种心情,可是那时我却并不明白。

而更加让人感到心寒的是它死去的方式,02年冬天的某一天,当我背着我的背包回到家里,却只能看到大塑料盆里面的血浓于水和剥了皮的死尸,我看着说不出话。我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好像亲眼目睹了一个家族的凋敝,因为要搬进城市,也只好将这些林林总总的猫猫狗狗屠杀干净,为此爸也在某天酒后痛哭了一晚,现在想想,这后面的始作俑者其实都应该是我。

我不知道我现在为何如此想念在乡村镇上的生活。我想有一套大四合院,大到可以在院子里面踢任意球,里面有三个工整的花坛,旁边两颗种着我叫不出名字的树,中间种着最甜的奶油葡萄,夏天我就在这葡萄棚下乘凉,而院子的一个拐角养着爸爸疼爱的大狗,另一个则是妈妈精心喂着的小鸡,还有天天陪着我玩耍的狗儿和猫,在家里的后面有一条蜿蜒的小河,河水清澈,每个夏夜我都会枕着蛙声入眠,还可以站在花坛上看着清晰的星空……

我不得不承认时光的荏苒,当我离开那里快将十年之后,却忽然想义无反顾的回去那地方,虽然我已经知道那里也已经并不一如往昔,虽然我也曾跟爸说过,我既然背井离乡就要衣锦还乡,去他的呢。当狗血的城市化越来越无法满足我的幸福感,当我越发发现曾经作为一个农村人所拥有的优越感。

……

@02:27:12 AM #生活 哀愁 方向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