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愁

Tue, Jul 26th, 2011

早上带着红红的睡眼去挤公交,趴在座位上天真烂漫地想着,如果这辆公车半路失火了我该如何去逃生,之前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客车失火能烧死那么多人,一定是车内的乘客不按顺序撤离导致的。居然是爸爸一语点拨了我,客车的门开关都是电启的,如果一着火一停电,在很少有救生锤的车厢里,乘客们能被烧的翘翘死。

不过如果我可以这样死去,那么也可以欣慰地算作是“正常死亡”了,虽然之前的案例很少但是在祖国这样的情况还是很多见的,可诸如电梯逆行、大桥垮塌这样的事情还是让我感到挺不可思议的,而如此动车相撞并从桥上掉下的情况,则完全突破了我自己的想象范围了。以至于我从Twitter上得到第一手消息的时候,居然瞬间联想到“正负电子对撞机”这样的物理学实验,坐过绿皮火车的人或许都曾感觉过两列时速120公里的火车会车时那股强大的能量,而动车的时速通常可以达到280公里,这样相撞的能量没有得以利用,真是可惜呀。

我躺在床上,继续切换着Twitter和微博,想从上面搜寻一些蛛丝马迹,爸爸还在看着电视,放着一部解放战争题材的红色电影,我想了一下原来现在还是七月,里面的一个镜头是国军守将打电话和解放军商讨投降事宜并希望能活命,我不禁撇过脸去低声喃喃,“呿,就他妈会丑化国民党。”爸在旁边听到,露出了为难的笑容,“呵呵,是的啊,是的。”我翻了个身,跟旁边正在看报纸的妈妈说,“温州动车相撞脱轨,车厢从桥上掉了下来了……”,妈合起报纸,迟疑了一会儿,好像没听明白我的意思,然后吐出几个字,“这国家坏透了”。

我已经不忍再去看新闻和微博,它们带给我的只有两种情绪,一种是愤怒,政府部门的草菅人命,传统媒体的为虎作伥,善后处理的欲盖弥彰,已经让我几近绝望,而看到那些无辜罹难者和家属的图像视频文字,又让我悲恸万分。

@一一成长回忆录:人小脾气大,小宝贝,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懂事啊。

多说无益,在一家已经丧失了公信力的政府部门面前,在越来越没有道德底线的官僚机构面前,还能拿什么去透支民众的信任?…………(……不写了)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