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的脖颈

Sat, Aug 13th, 2011

愿我每一次泪水都化作光辉的里程碑

我承认我也极度厌恶自己闸门漏水的泪腺,每次都很想把自己眼睛挖出来大骂:你他妈能不能别跟花洒一样啊!

看电影要哭,看煽情的综艺节目要哭,看婚礼上的新人历程要哭,听到平安夜的祝福也要哭…其实,我从不意淫自己内心多纯洁善良,只是我是真的没办法控制我的泪腺,每次眼泪簌簌的下,这种假装单纯难过的情绪就不断和我心里那个骂脏话的小人打架,我多希望能够打死那个装逼的纯情小天使。既然治愈不了"洋葱病",那我就希望我每一次的眼泪都能变成我回望时的钻石。

而现在,夏小饭,我想讲一个长长的故事,告诉你,我没有那么光鲜。

进入这个行业,第一次哭:是一个周一的早晨,我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从一个监测组的小劳工突然变成了文案组一条产品线的负责人。而我知道这个信息竟然是从AD发给客户然后CC我的变动邮件上,也就是说,他在没有跟我知会的情况下,直接就把我推向客户面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邮件,真的吓坏我了,不亚于坐动车被追尾,也不亚于坐火车里吃着火锅唱着歌,被张麻子抢了。那时,我对汽车真的是个实实在在的白痴,一心想找机会跳去快销的项目组,而这个调动表明我要被实实在在的摁死在汽车项目里了。我在食堂的厕所里哭了10分钟,然后去点了一份10元套餐,决定下午开始受死。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每天加班到22点,有时候那栋银行大楼里只剩我一个人,茶水间滴滴答答的像个血盆大口的怪物。从发动机到悬挂,我都一点一点的啃,没有人教我,我自己查,打印出来的资料划重点,竞品信息抄满一个笔记本。我根本不会开车,可是我却要把车里的每一个机械配置,安全配置记得明明白白,背资料,查图示,看论坛。一个月后,我的第一篇稿件竟然顺利过关了,得益我曾经做"汽车网站编辑"的经历,客户也没有怀疑,可我当时激动的要哭了,那是一篇并不精彩,讲车型颜色的稿件,突然让我的生活也有了点颜色。

做文案到第三个月的时候,我已经能够抱着两本满满是手写的资料夹讲今年国内中级车市场的形态了。于是我迎来了第二次哭,依旧是有一天突如其来的,AD来跟我说,这周我们需要提交客户从三月到现在的工作报告,你来做吧。一共9个月,每个月的分析加剪报大概有800—1500页,周五需要提交打印版。于是我又哭了,依旧是在公司厕所里哭了10分钟,然后就抽搭着做报告了。周一到周四,我一共睡了5个小时,不停的抽烟,喝咖啡,白天在公司做,晚上回家做,周四下午再跑去跟打印店讨价还价,商讨打印纸张和装订版式。周五早上,我看着摆满一桌的成品,回家狠狠睡了一天。那周以后,我突然发现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人的潜力都是无穷的。于是,我又接了两条产品线,又是一轮死一样的啃信息。

第六个月的时候,我们公司终于掉了这个客户。我辞职了,辞职前跟新带我的AD大哭一场,我说我很舍不得原来的项目组,因为这半年来,对我的改变很大。这是实话。而另一个原因是,我接到了两家其他公司的offer,依旧是做汽车,一个是很大很稳定的汽车团队,做媒介计划;另一个是新来上海刚起步的汽车团队,接了那个我们掉了的客户,依旧是做文案。

于是,我又回到了这个业内闻之色变的客户身边。

刚到新环境,从上海圈子跳到了北京圈子,我有点不习惯,整个团队也是一团糟,乱冲乱撞。我开始跟他们接触,跟他们讲产品线,讲传播点,将客户习惯和喜好。然后时老师来了,我们文案组渐渐走上正轨。

有一天时老师告诉我,客户在试驾活动的酒桌上,投诉我的稿件。我的泪开始盈眶。时老师接着说,我们要回北京了。于是我又喷涌而出。时老师走之前的一个星期里,我一直在哭,每天都哭。我觉得刚刚步上正规的工作又要一团糟了,大家都笑我,说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怎么会是灾难。可我深知对于我的资历,就算有这种机会也完全不足以服众,更何况,我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我的瓶颈很长,优雅地弯成一个环

时老师走之前对我说:"我觉得你能行,你上次帮我写的大稿就挺好,我都没怎么改就发了。如果你在这里混不下去了,就告诉我,我一定把你弄去北京。"然后在领导的力荐下,我顺利的升职了,成了文案组的负责人。

而我刚刚进入这个圈子一年而已,每当新来的同事或者其他工作的伙伴问起我的年龄,都会闪起异样的眼光。这让我很难受,越来越觉得我不应该在这个位置……我很想努力证明我可以的,我很想把每件事都做好,甚至有些我觉得下面人做不好的,我都亲自做。可是越是这样,我就越累也做的越差。邮件也开始出错,稿件质量也变得更糟,进度也推不下去,而我也发现自己的知识真的是浅薄,汽车市场瞬息万变,工作忙,一个星期不看新闻,我就完全不知道现在什么车是老大了。

我的瓶颈越来越长,不断蜿蜒却无法找到出口。当别人惊讶我升得快,惊叹我年纪小的时候,我身上层层的压力和长长的天鹅瓶颈真的让我想放弃。

昨天被客户废稿,然后转发给我平媒的稿件沟通邮件。我突然又一次想退缩了,我觉得自己的成绩相比之下简直是太低级了,人家的稿件规划写成一个小方案,而我每次就只会写成一个粗陋的excel表。人家一篇稿件思绪良多,而我以前一个星期准备一篇稿件,现在也变成一个小时赶完交差,赶快做其他的报告。

鸟爷跟我说:你不应该这么没自信,当你告诉别人年龄的时候,有压力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你。不要动不动就说自己不行,这些工作方法没有人教你,你只能慢慢学。光哭是没用的。

我很想说,我真的不想哭,我只是想平静的告诉大家,我做不下去了。我内心没有任何难过的起伏,可是眼泪就是一直流,这是我的生理毛病。

 

也许我所有的努力都只为在以后上相亲节目时能够拍成一个强大的VCR

我总在公司里自称"电子小神通",大家的手机,电脑,邮箱出问题了,总来找我。我曾经的职业理想就是进入诺基亚公司,做应用程序开发试用。大学的时候,我最擅长拆电脑,拆手机,刷机,破解,升级…或者是做一个网游方面的设计员,这也是我的爱好之一。不过这两个愿望在我找工作的时候都破灭了,我曾接到的两个offer,一个做电饭煲,电冰箱的用户手册及拆装指南翻译;另一个是网游测试员,这个网游是"点我脱衣服"那种网页游戏。

所以我进入了汽车行业,这是一个意外。而现在我翻来覆去的不知道怎么办,我觉得自己有很多想法,却总是搞砸。我总想很努力的一口气憋下去,可总是被眼泪破了功。《非诚勿扰》上,那些嘉宾的VCR一个比一个强大,甚至有23岁空手套白狼做到总裁的。我觉得他们很了不起。

 

而现在,我只想说,不要觉得我有多光鲜幸运,假如我能熬过这个悠长曲折的天鹅的脖颈,我一定让你们更加羡慕嫉妒恨。

@05:37:11 PM #工作 #发展 假如让我说下去 哀愁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