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让我说下去

Thu, Sep 22nd, 2011

当我的危机感一天天地加重,灾难便如约而至的降临。或许对于我来说,这不能算作是场灾难,既然已经可以预盼到,那也不过是个羁绊,小小的羁绊。

我尝试说“我的心情现在很平静”,但确实就是这样,当我下午一如既往地在公司OA里面写工作日志、打卡签到,部门经理把我叫出去旁边楼梯间,我能隐约地感到这不祥之兆,果然他开口就是说关于离职程序已经工作交接之类的事情,我来不及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题打懵便清醒过来,有些绵软地靠在楼梯上默默地听他一字一句地把想说的话讲完,我提醒着自己这个时候是否应该说点儿什么,比如要求解释原因或者恳请给次机会等等,但另一个我迅速地占领了智商高地,而且只是很简单地吐露出,嗯、嗯这样的短句子,好像心悦诚服地接受了这么一个安排。我不知道这样的反应冷静地是否多少会让他有些意外,起码如果我是个HR我可能会喜欢摆布操弄别人命运的感觉,而他依旧用安慰的语气说着,别难过你还年轻之类的话,并且称是“以朋友的身份”。

其实我本就是一个寡言的人,我记得和这位“朋友”第一次打交道是在公交车上,当我从前一站上车后落下座,整辆车仅剩我旁边一个空位,而他在下站上车后坐在我的旁边,而我却在此刻选择了低着头玩手机,并且在他下车之前借过下车。如果这是一开始刚进入公司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之后几乎相同的情况发生在技术总监和行政主管他们身上是否有些不可理喻了。

自小到大,我又是个第一印象先生,每每学期第一堂课或者第一次介绍给别人的时候,总是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比如当时去面试时并未带有任何简历和证书,全凭自己创建的一个求职页面,比如公司为员工庆生时问我的生日愿望,我说希望平时来上班的时候公交车能像周六一样不挤。可是这些都顶多只能带来印象分,久而久之自然会露出狐狸尾巴来。社恐、浮躁、不善交际还又有点儿爱显摆,而且工作又并不是那么的突出,这样的人不被炒真是没有天理了。

傍晚下了班我依旧如往常从旁边的宜城小吃买了三块钱包子用来果腹,和小老板开着玩笑。回来想的最多的事情是,要不要跟妈说,还是等我旅行结束后再跟她说,旅行去哪里之类的问题。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拿到补偿金。半晌,还是决定告诉家人,妈听到之后竟然也用相同的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之类的短语,一面安慰我一面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说准备一个人出去旅行找个借口舒缓下心情,她连忙紧张起来说不行,我心里暗嘘还好只跟她说我一个人去爬黄山,要是真跟她说想去陕甘宁青,她不整个人会疯掉。

想起早上还在豆瓣看到一个帖子,《二十五岁的你,现在混到什么程度了?》,我还欣然地在上面填上了自己的状态,好在现在刚过二十一岁,就像每个人所说,我还很年轻,没什么了不起,做人呢最要紧的是开心,失业这种事情谁都不想的,要往前看。而我也一直把兔子当作自己的榜样,而她几句话好像又给我上了一课,让我原本已平复的心情又顿时起了波澜,混职场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要学很多。

从来未顺利遇上好景降临,如何能重拾信心?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