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有风,不敢有声

Sat, Sep 24th, 2011

也许你更想有一段曲折的经历

我熬夜做方案,你熬夜看《步步惊心》。我苦闷的像个养家的汉子,你烦躁的像个更年期妇女。于是按照常理发展,汉子终于病倒了,妇女也彻底回归居家生活。于是,妇女罗里八所的写完那么一大篇以后,该听汉子来抱怨柴米油盐了吧,有人会来熬甜汤煮面么?

鸡蛋5块6一斤。我已经感冒一个星期了,感觉脑电波快被咳出来了。地铁上遇到的所有没素质的男人,我都会溺爱地统称他们为"死GAY",不是我歧视GAY,相反,我认为只有GAY,才有特权这么霸道。很多时候我也想有个GAY蜜,没办法天天对着一个爱看《步步惊心》的妇女聊八卦。因为,我也有很多细腻的情感,比如,天气冷了,记得给马桶圈套上棉垫。

你看我曲折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到你想听的对吧,这种曲折的方式,是先缓和你即将恨的想拍死我的气氛。

我遇到的那颗鸡蛋很像你

生病的这周,我也很不高兴。一方面是发现自己没办法提携新人,另一方面是发现自己没能力推动老人。于是所有的事情,在我重感冒,请病假的日子里,依旧接踵发至我邮箱,我坐在床上,打开邮箱处理了一个早上,下午就摊下去,再也没力气起来了,于是晚上就肺炎发烧了。可是没人在意,我依旧看着手机里不断发来的邮件,心里很寒,竟然有一封邮件是领导通知我勿忘交付客户的加急稿件。然后就是不断的电话,叫我提供这个,审核那个,这个也急那个也急。我突然很烦躁,公司里那么多人,一个项目组,一个文案策划团队,这么多人,为什么这些加急的任务要来堆给一个请病假的人。

第二天去公司上班,果然,我没做的事情,依旧没人做,我只能自己再赶回来。我想起以前时老师做我的领导的时候,他身体不好也经常请病假,每次我都会提前跟他说,哪一部分工作,我可以替他做,交给我就好了,每次的稿件我都要提醒他,该交了,还差多少啊,和客户沟通怎么样啊。以至于时老师觉得我像个老妈子,啰嗦的要死。可我现在也很想要这样的下属出现。老刘总跟我说,你不能苛求每个人都是一个样,不能觉得你做什么别人就也应该做什么。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这个环境太松散,大多数人都只求安逸的得过且过,混日度年。

病假后的第二天上班,我又有了一个新的组员。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姑娘,如果说她什么都不会,她又有自己的一套价值观来说服你她应该不会,如果说她恃才傲物,她又压根没想过要做什么。在众多同事来跟我抱怨一定要辞了她的时候,我抽出了快下班的20分钟,找她聊了聊。

我问她梦想是做什么;她说旅游杂志的专栏作家;
我说,既然也是文字工作,之前应该是有准备的吧;她说,什么准备;
我说,比如你关注哪些旅游杂志,是不是练习写作一些小文;她说,没关注过旅游杂志,也还没想过开始写作;
我说,那么你对现在的工作满意么;她说,满意,上班比较自由;
我说,那么为什么不跟同事多接触一下呢;她说,我比较忙,要看论坛,还要聊天。
于是,我就明白了,这个小姑娘并不是同事传言中的怪诞,可笑,没礼貌,只是内心还停留在青春期,幻想美好未来,却觉行动尚早而已。且她自己也不觉得在人际中有障碍,独来独往的自得其乐。

关于"猕猴桃和鸡蛋"的笑话,我想就不用说了。我只是想说,再个性的猕猴桃,长大后也会发现,自己不过是颗长毛的鸡蛋。不能被共性容纳的个性,最终只会变成被白细胞驱赶的感冒病毒。

我依然在寻找努力上进的新人,就算找不到,我也要努力提升自己,跨越现在的位置,进入竞争更为激烈的更高层的领域,充满活力蓬勃的工作氛围。在那里,每个人都岌岌可危,没有混世度日。

那么,该说的说完了,你该恨我了吧。

@01:27:39 AM #工作 老友记 假如让我说下去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