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复何夕

Sat, Jan 28th, 2012

Twitter上一个朋友摘录了一段话,“其他星星都换了方位,北极星依然会在原地,当别人不了解你、不原谅你,甚至离开你,只要我守在原地,你就不会迷路。”多美的句子,可偏偏碰上我这么个愣头青,默默地在下面回复道,也许你不知道吧,其实北极星并不是不变的,甚至,北极星指的并不是一颗特定的星星。——它比你想象得更多变。

这些日子我又迷恋上了星空,一个人半夜架上相机趴在阳台对着南天猛拍,再根据自己的经验,或参考维基百科判断是哪一颗星,像个着迷于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学生。相比小学时候的点点繁星,现在可以看到的星星其实也寥寥可数,我真不知应该把这归咎于我眼镜度数的日益加深还是这座重工城市大气质量的每况愈下。当然,即便是面对黯淡的天空和干枯的银河,也可以体会得到自己的渺小,感谢自己生在这星球,生长为人。我常会幻想生命消逝后是否还会有来生、幻想光速是否可以超越、幻想木卫二数千米冰层表面下是否存在低等蜉蝣。

年初二的夜空却分外黑漆,月亮早已被蚕食得不见了踪迹,零星的烟火在这样的幕色下衬托得更加璀璨。我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美的天空,木星朱庇特依旧高傲地悬挂在穹顶当央,焕射着冷彻骨底的白光,而让我真正欣喜的是,我又看到了那等距连成一排的参宿三星、镶嵌在光亮的冬季大三角当中,宛若时间并未曾走过。我一边回想着那个坐在葡萄架下仰望星空时候的小男孩,一边也笑着说,看吧,你现在看到的,不就是十几年前的那颗星星,它看起来并没有变呢。吐出这些话的同时,心头又涌上一种“世上已千年”的奇妙感觉。

其实我们一直在和那些过去未来们在打交道,我可以看到五百秒前太阳的模样,也可以感觉到另五百秒后它的体温。有的时候我祈望自己能像这太阳,一眼万年、亘古未变,只懂默默地发光与发热,可人间的情感的千百种,有着种种我也不愿去面对的过去和面向的未来,即便是既已发生和注定发生。悲欢离合,聚散冷暖,相逢似金风玉露,不见动如参与商。

猎户 天狼 织女 光年外沉默     回忆 青春 梦想 何时偷偷陨落   ——《星空》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