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记写满的都是你的名

Thu, Jan 19th, 2012

我丢过很多东西,手机丢过无数个,钱包、身份证、银行卡之类的也都不是最开始拿到手的那个,我就是个特别不小心的人,丢啊丢啊得都快就习惯了。

悠长的假期里,无聊的时候总会回忆起一些往事,翻翻以前写的博客、传的相册。终于,我又鼓起勇气装作在不经意间一边上网一边问妈,你有没有看到我那本日记本啊,我不记得放哪儿了。她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同样若无其事地回答,搬家的时候扔箱子了,在你床底下。虽然我不想让她知道我还惦记着我那本日记的事儿,虽然她也看过我的日记里面的所有内容,包括我考试不及格的分数,我去网吧玩的游戏,我哪天想到了自杀,当然还有我所喜欢的姑娘。但当她告诉我的时候我还是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面跳了起来,然后关起了房门寻觅它的下落。我早已经计划好待找到之后,把日记里的每一页用相机拍下来保存起来,甚至发到相册和微博上,因为现在回去看那些,惨痛的记忆也都快变成了美好的回忆了。

掀床挪凳翻箱倒柜之后,我找到了一摞摞书和课堂笔记,甚至还在礼盒里面找到了我那部失踪很久的手机,可惜的是,却并没有发现那本应该出现的用陈冠希贴纸包裹着的日记本。我有些灰心地坐在床边,努力回想着这本日记的线索,因为把它视作很重要的东西,一直带在身边,上学的时候也是放在枕边,我记不得在家和学校之间背着它来回了多少次,也不清楚最后究竟遗落在哪里,我住的地方和家都有搬过,猜想着在这中间任何可能发生的差池,心不甘情不愿。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一直很在意的某样东西某件事情甚至是某个人,一直以为很安全地藏放在某个角落,心里面还会无时无刻的接受着自己温馨的暗示,嘿,它在那儿。突然某一天这样的讯息中断,才后知后觉大彻大悟,原来那都是并不存在的。本身,一本日记是用来寄放我那些过去单纯又微妙情感的,而现在,我又赋予了它更多的情感,它也就像一位一直陪伴着我的女孩,之前未曾注意,只是离去的时候,才发现我在它身上投入了那么多,然后渴求着它能回到我身边来。

一宿未能好眠,顺利地在网上买到回去合肥的往返车票,十一点发车四点半回,只是为了回去确认我是否真的失去,我迫切想知道答案,忍不到春节结束。当然,得到那并不是我想要的一个答案。

可能也确实由于最近的几部电影的感染,才会格外想念学生时候的纯真,有人说暗恋是世界上最美的爱情,大概也如此,就是那样不计一切地「悄悄关注」另一个人,成为他的脑残粉。然后我会接着感慨这一晃就过去的十年后,现在的我们依然可以肩并着肩地一起走,团坐在一起唱卡拉OK,像忍受唱歌破音跑调一样继续微笑着接受着她的脑残和神经质。这种感觉依旧单纯。

她在我的身旁歪着头听着我唱着光良的《都是你》,露出甜美的笑,虽然我感觉现在自己的声带也是越来越厚唱歌越来越不好听了。虽然她也不知道我在唱些什么。

想念的心装满的都是你,我的钢琴弹奏的都是你,我的日记写满的都是你的名。

文笔渐烂。谨以此,一篇日记去记念另一本日记,一些心情去记惦另一段心情。

#生活 #心情 #碎碎念

@03:51:16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