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8

Thu, Feb 9th, 2012

我还记得昨天我赶到这家公司时候心里难以掩饰的失望,都市大厦呢,听起来真是个气派的名字呢,我放眼望去,尼玛一栋六层的小楼儿,在一家网吧和一家快捷酒店的楼上,我完全可以理解网吧的楼上是一层客房,那样确实方便安全不测漏,但是我完全不能理解是怎么样的一家公司敢在这样的环境下面工作办公呢。以至于我迈进那地方的时候,就觉得后悔了,生怕漆黑的背后有个大妈拍拍我说,小伙子,你听说过安利么。但快走回公交站台的时候,我突然被某些东西敲醒了,就这样回去了多不划算啊,想想来回公交的这四块钱啊,想想为了面这个破试可是定了七点半的闹钟损失了一早上的好梦啊,于是想,回去面个吧,反正面不上我心安理得,面上我也不一定来只为长个信心。

如果说之前对这家公司的认识是应该拍成一期暗访节目的话,那么接下来则完全可以拍成一起探秘节目,因为它确实别有洞天。就比如在我低头组织语言等着面试的人开口说“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的时候,他只是问我“你用什么手机”,我有些惊慌失措地从口袋里掏出我的三个不同操作系统的手机,然…然后,我竟然就被录取了,过程中甚至都没有开口问我是哪所学校毕业没有让我填写简历。这狗血的过程让我怀疑这些人到底是在搞什么飞机。

然而事实上却是这的确是一家手机游戏开发商,里面的少年们也大多是合肥重点院校的毕业生,大概就是做一些把别家做得不好或者国外较冷门的游戏重新包装汉化一下推送给玩家,说直白一点其实也就是山寨,当然他们自己也做游戏,但是这个年头做现成的肯定比自己开发油水多多。更加突破我想象力极限的是,他们做的游戏今天在电子市场上的热门免费应用排名居然是第三名仅次于腾讯QQ和微信。老板(其实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老板但是看起来有点老板气场的样子)是个中年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其实最多也就三十几岁,做这行的时间长了都显老,头发都快落了一半。他见着我第一句话就笑容满面地跟我说,听说你有三个手机真是手机达人呢,说着开始像我弟弟一样爱不释手地把玩着我的惠普小薇,并且推荐给办公室的男女同事们,我不知道他这是想暗示出什么讯号,只是心里一直还是有个问号仍然悬着不灭,你丫的为毛要招我?!当然聪明绝顶这句话确实是有道理的,他的想法很多,比如一款射击类游戏,需要拿箭把吊在绳子上的人救下来当然只能射绳子不能射到人,他直接就说,要是把那人换成萨达姆卡扎菲什么的,一定卖点更好……我有些钦佩,而更让我觉得宽慰的是,当我一开始拿到任务有些束手无策时他拍拍我肩膀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游戏评估师”,于是听到这句话我霎时豁然开朗——哎哟喔操,这么装逼的称谓都让你说了我还能怎么办呢,该高兴还是郁闷呢,敢情你是拿编辑的工资雇了个测评?

因为自己的安卓手机没带就临时拿了一台,下午我不小心就看到了上面某位同事的工资发放短信,羡煞了我的双眼,顿时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吃低保的破实习生,没错,做汇编软件的才是最赚钱的,家人一直就很希望我进这样的地方,也一定很高兴我进了这样的地方,可是我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就要了我,最后我只好认定,一定是我的白菜价太有吸引力了。晚上坐在公交望着窗外发呆,坐在我对面的是几个邋遢又吵闹的建筑工人,我望着他们,想象着自己与他们的区别,这几天我一直在本子上写着自己所拥有的经验和技能,嗯,编辑文案啊,网络推广啊,搜索引擎优化啊,建站维护啊,电子商务啊,今后还可能在后面加上网络游戏啊,手机开发啊之类的……不过,这些加起来大概还是等于一坨屎。

然后我觉得这样的起点可能对我来说还是稍微有些高了,和一群科大毕业的少年一起共事是绝对有压力的,我不能保证哪一天不会被开掉,于是只好从明天起,早起、认真工作、加班,像个安利推销员一样努力。我不写了,我困死了,我要睡觉。顺便记念一下,今天,我21岁,半。

@01:04:01 AM #无标签 别,少年 外出务工人员手记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