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务工人员手记

Sun, Feb 5th, 2012

有人说,恋爱最美好的阶段是快追到手还没到手的那个时候,还有人说,找工作就要像谈恋爱一样不能盲目,于是我发散了个思维然后骂道,放什么狗屁,找工作什么的真是他妈的烦死了。

我在家里作威作福了快两个月了,自己的原计划也就是过完年回来找工作上班,但是找工作哪有想的那么简单,不知道是因为在家时间长了滋生了惰性还是没有从上次新浪的面试杯具里面爬出来,躺在床上想着今后一年自己的路,脑海里面就是一阵血雨腥风愁云惨雾。于是想想自己和刚刚毕业时一样一穷二白,两年之间的各种工作感情计划理想都像浮云一样随风而逝,一个阳光小愤青就退变成个搬砖男屌丝,胡茬子开满了下颌,我他妈真抑郁了。

这个假期结束之后,有两种人都是很抑郁的,一种是有工作的,另一种是没有工作的,其实自己也并非找不到工作,也并非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而总是觉得找不到“最合适的工作”。总是有一些我看来“莫名其妙”的公司让我去面试,而自己一直期盼着的那个答案却也“莫名其妙”迟迟等不来,我一直自恃自己是有些小聪明的,然而正是这些小聪明又让我现在觉得自己像个大傻逼。假期的时候也认真给极客公园之类的投过一份简历,阿禅的要求很是开放,还用他那标志性的敏感手机号给我打来长途攀谈了半个多小时,一向自诩为技术宅的我被问到一些专业甚至不专业的问题都显得茫然失措,而当人家把重点放在对工作的看法的时候,我却不识趣的把心思集中在如果真的去了北京租房消费之类的生活问题,结果可想而知,我他妈真是撸丝儿中的极品。

也真是的,人在一个环境里面安待下来就害怕去改变,按理说如果去京沪这样的城市发展机遇自然应该更多,尤其是对于我,适合我的工作也一定比比皆是,可是就是不敢闯出去,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活该被困在这座小城市画地为牢,即便我也经常说,凭毛人家农民工都能在那边生存我却不行。

DSCN0860副本

今天去国际会展中心参加招聘会,在没有完全摆脱生物钟的情况下我还是在九点钟醒了,十点多才匆忙赶到,起初我还担心面试状态不好而且没有带简历之类的焦虑,但真见到那场面我才真乐了,原来人多得根本就连票都买不上场馆都进不去,开始的时候看到这么多同样找不着工作的人真是由衷感到欣慰和兴奋啊,然后慢慢觉得……好悲哀啊。

你决不能指望一个人在抑郁的时候能写出什么好文章出来,是吧。准备简历去了。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