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9

Tue, May 29th, 2012

哼一首歌等日落

生命中总有那么一个女人,你无法回避。每隔一阵子,她会给你打电话,电话不接给你发短信,关切地询问你在哪儿,迫切地约你见面,然后速战速决达到目的,便消失在人群中,周而复始。

我很不高兴,怨念的情绪感染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为毛我两个多月没在这儿住还得照常收我的租子,抑郁的心情又差点没让我联想到了分配不均、贫富差距等重大民生问题,愁死我了,这就是无产者和有产者的区别。以至于让我起贼心的念想都有了,杀了这房东,霸了她的房子,然后我就可以一边收着租子,一边环游世界啦,哈哈哈哈哈。

文雅一点地说,旅行是一件停不下来的事情,我享受旅途中那每一口空气、每一束阳光、每一朵白云,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都让我如此想念,我幻想开始流浪,草原大漠,月初日落。

没有什么比无尽的漂泊更能证明我的一无所有。——林芝渡口蹲厕所时发现的装逼金句

而简单一点的说——我心玩儿野了。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