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遇见半岛爱

Mon, May 21st, 2012

四月摄于束河

早上睁开眼,外面已经是大亮,我知道那一定是日食食甚时特有的明亮,心里大骂一句,操!我想没有什么话更能贴切地表达和渲泄当时我的懊恼、悔恨、惆怅、愤懑。

我错过了一场很多年不遇的日出,我不知道下次要等到什么时候,也许几年后,也许是几年后,也许几十年后,再也许下去就没有什么意义,不管怎么样,在我还年青的时候这次就如此被我错过了,我在年初的时候就开始惦记着这难得一见的日环食和金星凌日,盘算着是去厦门还是大蜀山或者西藏青海,现在这梦想像西红柿蛋汤里的鸡蛋一样支离破碎。

遗憾是多令人讨厌的一种状态,有那种从身旁悄悄溜走的错过,也有那种长久无法实现的心愿,从西部回来之后,就一直惋惜于滇藏之前未曾看过《转山》,惋惜于并未有在川藏线过多驻足停留,惋惜于未能够去敦煌大漠。我开始坚信一个人应该追寻有事业爱情以外的东西,我厌倦各种样子的心灵鸡汤成功秘籍人生法则,毕竟每个人的生命轨迹不尽相同。我带着一本七岁时候买的地图册开始行程,那时的我熟记每个国家地方的名字,盼想着某天能踏上世界屋脊、安第斯、复活节,当然未来未必来,我只能尽自己的能量去完成,把年少时地图上的标记变成十五年后脚下的据点,去追寻年少时曾看见过的星光。

抛离着世界的喧嚣浮华,此时彼刻,我想变成窗外天边恬然自得的一朵白云,我想变成翱翔在雪山云朵之上的一只雄鹰,我想变成冰川融化后流入曲错的一滴雨水,我想变成辽阔草原上安逸的一头牦牛,我还想变成,顶礼膜拜在布达拉宫前方的一个虔诚信徒。

我想变成我也欣慰于我去了,在我健康时,风华正茂时,不再为病重的我、老去的我留有遗憾。

----------------------

写这篇的动机其实是因为昨天晚上(不,是今天凌晨)为了把这个博客的域名续费折腾了三四个小时耽误了早起,要是不写点东西实在太对不起、太浪费了。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