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想停下来看看这个世界

Sat, Jun 9th, 2012

我就是想停下来,看看这个世界

某姑娘最近在闹情绪,用私密日志写了篇告别信似的文章在空间里,差点吓坏了我,好在看这两天的情况应该有所好转,安心了许多。转念想一下,谁没有过遇到痛苦、灾难和不如意就想到以死解脱的时候呢,我也想过哪天选择一种壮烈的方式死去,留下一篇对这世事充满控诉的遗书,可是实在没办法,由于拖延症、文笔枯竭,最重要的还是怕死贪生的原因,我一直依然不要脸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留给人们侧目相看。

晚上一边玩着三国杀一边给妈打电话,向她诉说我今天的郁闷,近三个月来我基本没有在这里住过,结果交的房租比我之前每天在这里住的钱还要多,我太不高兴了。我以后肯定不会在这里住了,正好有个朋友也要去上海,我决定和她一起去了。她听到这些好像格外来劲儿,一边不识趣地责怪我不够圆滑,定是被那老女人给宰了,一边又劝我好好看书,考个什么证什么文凭之类,将来能有个好的饭碗……我嗯嗯地不知说什么好,几分钟过去她还是这样苦口婆心地说着,我终于不耐烦地喝道,你讲完了没有啊!妈听我这反应先是一阵沉默,然后挂了电话。少顷我觉得到自己又犯了错,便打了回去,妈对不起又惹你生气了啦,妈责备说,你又在玩游戏吧,你说你这是不是“过河拆桥”,算啦,你是自由的,你看还有几个人愿意管你啊,我也不管你了,上个月在北京算命的说今年属马的有好运,就看你和你爸能不能够了,加油吧。我听着反而有些高兴又略微伤感,那好啦,看来好运应该是在下半年攒着呢,那我等着。

也许只是为了了却去年在微博上那一句“明年,去上海吧。”的心愿,我在网上漫无目的地找着上海的房子,不时还和网线那端的猪调侃,嘿,有没有想过在高考整整五年之后,我们还是依然这样苦逼。她喃喃道,还好,不算特别苦逼。其实我也应该知道,我不属于上海,上海更不属于我,但是我的任性和骄傲一直怂恿着我。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在Twitter上说那么一句,“自从那年我高考考了404,我的整个人生就快被404了。”现在回看高考的题目不禁觉得当时自己才德无双,我早已不再后悔自己没有考出高分抑或是没有复读,哈,当年那位因为我发挥时常才让你得以侥幸考上清华的少年你在哪里,你一定要加油呀。

透过窗子,几乎每天都有临将毕业穿着学士服的男生女生们在校门前留念,我不敢保证毕业之后他们都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满意的待遇,但起码可以肯定他们此刻的脸上的笑容和泪水都是真实的,这算不算完成了他们的理想之一。接下来的日子会很辛苦,应聘找工作、工作赚钱、赚钱买房、买房恋爱、恋爱结婚、结婚生子……每一样都是好像迫在眉睫十万火急。

我渐渐不能理解这样的生命线意义,也不晓得要完成这些任务的途径为什么几乎少得可怜,更不明白那么多人都快过着几近相同的人生,我并不喜欢上海,并不想再去为它提高人口密度,也并不想去呼吸混凝土森林里污浊的空气,我多想住在大理,面朝着洱海,每天每夜能看到苍山的落日和满天的繁星,我很想去追寻体验那样的生活。

昨天我的薇儿在农大校园里被人拿走了,不由地再次让我心存困惑,唏嘘在利益面前每个人都显得如此卑微,即便是一个对自己毫无用处的东西都要据为己有,回想一部手机陪我走过大半个中国,期间遇到的人来自天南海北,却从未有人对它有过想法,回想自己曾捡到过一部手机当即还给了失主,自己丢了那么多东西却从未有过回音,暗自对这唯利是图的世界感到失望。转而想,到底是这世界错了,还是我错了,抑或是我把这世界想象得太过美好,没有认清楚她的样子。所以我想停下来,看看这个世界。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