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的惊蛰

Wed, Jun 13th, 2012

不想被抛弃,所以先放弃。

小时候对电视剧里那些以出生节气起名的人很是羡慕嫉妒恨,比如X小满,X小寒。我想想自己要起只能叫X立夏就很沮丧,因为立夏这个名字,叫唤出来简直弱爆了,我想一定是我打开万年历的方式不对。

辞职后的一周,我把手机调静音,不接任何电话,每天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梦魇是我的依靠。我做着一个又一个冗长的梦,醒来睡着似乎已经没有分界。我也会想,假如我变成植物人该多好,一直一直地在梦里生活,遇到我最期待的际遇和我最怕遇到的场景。可是,没有天灾人祸的助力,我还是要醒来,步入现实生活,但也许这其实也是我的另一个梦吧。

昏昏噩噩下,我竟然发现黑莓的待机能力不差啊,以前每天打电话,每天充电,现在竟然能待机三四天不用充,不过看着十几个未接和二十几条短信,还是有些心烦意乱。

我越来越害怕这种被遗忘的感觉,可是又害怕跟任何认识的人联系。怕被抛弃,却又不断地主动抛弃,不联系,不联系,慢慢就没联系。

我只是想掌控我的梦境,也许踩坏了别人的影子

这几个月,我总在自我释怀和自我纠结中不断矛盾。

我知道这是些顺其自然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性格不合斤斤计较公报私仇司马昭之心的小事而已,可还是悲观的难过郁闷天崩地裂杳无希望气馁破罐子破摔了一阵。我不过想掌控我的路,只不过是太过自我的堆砌了这条路。所以我又得到了很多经验值,就像拍案而起大吼一声:我不干了的时候,你曾经最要好的同事心满意足的微笑。

4月4日,我结婚了,一系列意想不到的事情接踵而至。

家里突然有了很多小昆虫,象是冬眠才苏醒的样子,在这个夏至将至的时节显得格格不入。我翻来覆去地想了又想,2012年,我认识了很多人,也丢掉了很多。

--------------Ps:Pad不方便排版,夏老板辛苦了。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