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趟你没有搭乘的火车

Wed, Jul 4th, 2012

那一趟你没有搭乘的火车

自打那次旅行之后我就喜欢上了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可以搭车、可以骑行,也可以徒步,只需要能够看到周围的风景,即使路程再过漫长,也不会感到疲惫。

现在回想起幸运,几乎一路的火车上,我都是坐在右侧的窗边,能够看着列车前进也能饱览沿途的风景。那是我最喜欢的座位,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窗外的所有,和旁边的人分享新的发现,告诉他们,我们下一个目的地,或者倾听车厢内的人们诉说他们的故事。那个靠在我肩膀睡到天亮的那个姑娘,那个嫁到成都便很少回卫藏的阿妈,还有那个去阜阳打工的回族小伙,形形色色的人儿,在火车上是平等的,彼此宽心。这让我对火车有了种特殊的感情。

倦了的时候倚靠着车窗,可以漫无边际地想着很多的想法,不假任何过滤,倘若是我没有出现在那一趟列车上,会不会有所影响,也许就不会有人找我换座,比如会少了刚才那一句对白,“不好意思我想做在车窗旁”,如此尔尔。我尽量想象着那么一幅画面,阳光透过玻璃车窗洒在灰绿色的座椅上,有我的车厢和没有我会有怎样的分别。

旅途中当然计划赶不上变化多数,往往由心情决定,当我到大理时,我在想念着凤凰,当我在香格里拉时,我在想念着大理,当我在拉萨时,我以为不会再有什么地方值得想念,而当我回到家中时,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每一个我去过和未曾去过的地方。偶尔晚点,偶尔改签,我会想,那一趟我未曾搭乘的火车,它现在开到哪儿了,车上又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有时这样的想象也颇有乐趣。

前些天晚上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出现在高考考场,试卷上的许多题目并不会写,这样的成绩最多只能考上大专,竟急得我满身汗。渐而清醒,未等眼睛睁开,嘴角挤出一丝憨笑,噗,你这傻逼,然后继续满意地睡去。

有时想想,不过是错了一趟火车罢了,坐不上我就用走的,路上的风景在那里,只需在乎自己的脚下,不必急功近利,更不必想象别人眼中的收获。也许很多人说,那是一趟救命的火车,只有挤上去方才有出路,可惜我挤不上,即使上去了,也未必能得到我想要的座位,欣赏到我想看的美景,压力沉重,空气污浊,并非我所想要。而这世上的人儿,也不过是那火车上的旅客罢了。

曾经身边的人经常会问我,你那么爱关心国家大事,去报考公务员了吗,你那么热衷拍照片写文字,怎么不去当记者啊,你那么喜欢旅行,为什么不去考个导游证?……我默不作答,因为我看不到这前后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我欣赏那些将自己兴趣发展成事业的人,但自己并不乐于这样,就如有人说青春抑或是生命是一场远行,那么就让我心态平和地走完全程,我想读书就去读书,从蒙藏文化到明宋历史,我想旅行就去旅行,从杭爱到塔克拉玛干,我想仰望星空就去仰望星空,从参宿三到轩辕十四。

有时候我会找不到方向,毕竟我并不在那一趟火车上,有时候我会羡慕他们的目的明确,更多的时候我会安慰,我不需要这样的定时定点定量,我想要的只是自由。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