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池

Mon, Aug 13th, 2012

一座城池 

如果不是那城墙,没有人还会记起这里曾是“万国争奏八荒咸通”的世界中心。

火车站前那的“開封站”三个字,金色的繁体铭文,不带任何修饰,显得毫无特色,现在忽然想起来,也许正是要表达用的是“宋体”。

我走到城墙前,护城河里已是漂满浮萍,散发出有些冲鼻的味道。一辆洛阳到开封的大巴车从我眼前疾驶过去,卷起一地灰尘,钻到城墙内。我望着那未定的尘埃,遥想着东西京间的快马加鞭,一骑绝尘。沿着城门走进,倚临着城墙边的几家铁匠铺,还透出几丝古老的气息,我寄希望他们是从祖上沿袭下来的,但事实上当然已不大可能,且工艺也已经是现代的。

物是人非,眼前的这座城市已然不再是一千年前那繁华的汴梁,污水横流垃圾成堆,与国内任何一个三线城市无异。直到我走进开封府,我才想起这里不过只是个复建的微缩模型罢了,甚至不如影视基地的逼真。府前的石头上,还镌刻着宋太宗的遗训,黄庭坚的笔书,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可虐,上天难欺。在我眼里,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为繁荣的朝代,经济发达君官廉洁,重文轻武,文人墨客百花齐放,活脱脱一现代国家,可惜遇到刚从野蛮开化的女真和蒙古人,千百年文化毁灭殆尽。每每想到靖康之难,徽钦二帝被俘北去,心里便是一阵愁绪。

如同洛阳只剩下牡丹,这座故都留给这里的也不多,即使这城墙也是明代以后复建的,而城内的大多东西,也早已毁于历朝历代的战火,而明末李自成的水淹开封更是让它一蹶不振。如今身在这里,最著名的已是它的小吃,米食面食在这里交汇,西司的夜市,大相国寺的灌汤包,小纸坊街的驴肉汤,遍布全城的“劝君上当”,都让吃货们流连忘返。

很多人说,开封是一座悲情的城市,一座被人遗忘的城市,的确,古时旧主沉醉于西湖歌舞,而今的城市发展又湮没在相去不过五十公里的郑州锋芒之下,实在令人唏嘘。沿着中山路离开,路中央一处塔碑,上面刻着“爱科学,爱劳动……拥护中苏合作,保卫世界和平”之类的字样,我从卫星地图上得知,这座塔叫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纪念塔,不由得心里一沉。

---------

(入职几天,经理总是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会问我你最去过最喜欢的城市是哪一座,我说是大理因为那里的慢生活,然后,她就问,详细描述下你第二喜欢的城市,并最好能让我喜欢上它。为了表达出我非凡的装逼技巧,我直言,你不会喜欢的,开封。然后把上面这段话贴了上去,部分内容有修改。本来早都想写这篇,有感于近几天关于开封的新闻报道。睡。)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