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后,新生之前

Tue, Jan 1st, 2013

Oct 06th , 2012  莫愁湖 南京

我是个重度拖延症患者,以至于到现在,印度人都快开始欢庆了(应该还会欢庆吧?),我还是不能相信自己已活生生地亲手送走了2012。我不愿2013这么早就来临,过去的一年有那么多事儿还没做,还没来得及做,还欠着没做。例如,这篇年度总结。

“时光啊,你慢些儿走。”

第一次在零点时想发条这样的微博,也许是对过去留恋,也许是对将来惶恐,我说不出。

去年(我真的还不能接受居然已经是“去年”)生日的前一天,眼睁睁地看着刘翔摔倒在第一个栏架,捂住嘴巴,潜意识里仍还是雅典的荣光,仔细回想那竟是八年前的故事。

晚上看各个电视台的跨年晚会和年终特别节目,不禁发出感慨:年少时钟爱的歌星纷纷结婚生子,年少时追逐的球星也纷纷退役挂靴,关于“年少”的故事也将被永远定格。流下过无数感动、悲伤、喜悦、痛苦、绝望的泪水。

年初的时候,一直喜欢的姑娘生日,送她一件埃弗顿的球衣,那是我十六岁时便想送的礼物,因为球衣面前的广告恰好是她的名字。她当然会说很喜欢,但坦言肯定不会穿的,我笑说,嘿,没什么啊,我本来就专注送废物的,这个年代送这个很神经对不对,哈,这是送你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啦,明年不会啦。

兔子也结婚了,当年那么一朵塞外小野花居然还真跟了江南小野草,看着曾经女神级的玩伴(算不算啊这位我的好友)渐渐发起了膘为工作起来像只兔子(我猜眼睛是红的那种),无不钦佩瞻仰崇拜,也会无限唏嘘,岁月真是把杀兔刀。

 

下面应该是悲惨的故事描述了:(思考人生的节奏)

一个月之前,我告别了这一年的第二份工作,也是这两年来的第三份工作,还是这三年来的第四份工作。有些唏嘘的是,这后三份工作加起来算的时间也没有到十个月,也就是说,我都没有通过试用期。非常沮丧。

所谓迷茫,并不是你看不清楚未来的那种模糊,而是像这样,即便仅仅一个多月之后,你要去哪工作,住在哪里,搬不搬家,交不交得起房祖,都是一片未知数。

我曾经觉得自己是个很有梦想的人,直到现实像打保龄球般把这些全都一一击碎,就比如我也曾想过像许多人一样骑行去西藏来一趟心灵之旅,直到一个月前我骑车从合肥骑了八个小时回来,“心灵之旅”便真的在我心灵里断了念想。我曾经以为“坚持”不过就是把一个状态由现在进行时转换为一般现在时而已,而嘴唇舌头永远是身上最软的东西,只有手脚才清楚说出来的话到底有没有底气。我曾经常埋怨世界的不公平,呼喊正义自由,现在看起来还是图样图森破,十八岁的时候他骂党你也骂党,你们都是单纯,二十五岁的时候他学乖了圆滑了而你还在骂党,人家是成熟,你是傻逼。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就像那句俗套的“我们这么努力,也不过是为了成为一个普通人”,毕业这些年(哦天居然可以用“这些年”来表述了)我一直都还算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着,2012也算达成了几个有生之年的心愿,足矣,独自旅行三十三天行程两万里的画面此生将镌刻在记忆中,淘宝月赚五千块也算是个奇迹,且都算作是弥足珍贵。其实我讨厌把自己做过的每一件事情都做总结,收获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如此。

我本想把这篇题目定做“再见理想”,但既然已经拖到了2013再叫这名儿感觉还是不大合适,其实这个名字我也很想吐不过因为我想睡觉了那就凑合着吧,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把过去的这一年定性为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一年吧,姑且算作是Gap-Year,新的一年要多多努力,靠自己靠自己靠自己,预祝在里幸福安康!散会,钦此。

(友情提示:本文属总结体。如遇阅读障碍请自动跳读至下一段或关闭本窗口谢谢。)

 

注:刚打开网易新闻悲惨地发现印度果然取消新年庆祝活动了,这是何必呢?《印度因女大学生遭轮奸案取消新年庆祝》https://news.163.com/13/0101/02/8K3OHLOR00014AED.html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