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聊聊人生

Sat, Feb 23rd, 2013

让我们聊聊人生

订好了23号的火车票,现在算来已经是后天了,内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因为回去就意味着又要去和残酷的生活单挑,仍然是那股孩子气在作祟。我以前经常告诉自己,不要在家里呆太久,否则会习惯于父母的庇护和恩赐。而我觉得现在的我,正快要完全丧失了生活的能力。

转眼之间便是2月底了,我常在房间里默默自语,「为什么会觉得日子过得太快?因为对未来没有期待。」而现在,我将要迎接的是茫茫然的未知未来。最近饱受父母长辈的责备,妈问我,你说你这在家的三个月都做了些什么,我不作声。

让我想一想,大概是:我在家里宅了4/5吧,主要时间是在玩游戏,三国杀已经快满级,实况已经踢到吉格斯成为转世妖人,四国军棋和四川麻将也都输到负好多分,然后再想想,开始有些钱的时候去电影院看了几部电影,而后看了两部《真假学园》,把AKB48几个主要的成员认熟了,也没什么其他的了吧,我的时间就这样被杀光了。当我现在打出这些的时候,真令人辛酸很难过,这种难过胜过父母在我面前责骂我产生愧疚的一百倍。

我常常自恃年轻,常常觉得在同学朋友间有他们无法比拟的资本,想想也不过只小了一两岁,这好像龟兔赛跑,一点上天赐予的优势便变得自负起来,最后反而被别人远远地抛在后面。

不可否认,现在的这段时光是我人生中最最低落的时光之一,三个月的糜乱挥霍,三个月的奢欲放纵,三年来第一次失去收入……你不能否认钱的能量,在现实面前有时候你必须低头,价值观的优越感已经没有任何价值。

下午,穿着我回来时的衣服骑着车沿着206国道,听着歌,突然想起去年这个时候最喜欢陶喆的那首《二十二》,而现在的境遇比当时还要差,「只有你知道什么是你的幸福」?已经快没有了讲话的力气。糟糕的事情似乎从未远离过我,比如我合肥的公交卡又找不到了,我明明记得是带回家来然后觉得在这里用不上塞到了某个包里的,还有一系列林林总总。

关于工作,我最近总是怀着极不情愿的心情去打开51job的主页,极不情愿地更新着简历,这种心境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不知道回到合肥一个人的环境会不会变得认真起来,「认真」这个词已经和我分别了多久,之前的几份工作,也许还是因为自己不够认真,太过浮躁。我不知道他们说的对不对,找再好的工作,最后仍然不过只是个打工的而已,越来越大,如果一直这样裹足不前,最后结果真不堪设想。而所谓能给我找的好工作,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早上妈去上班,听到妈跟我的讲话,眼泪便禁不住流了出来,回想在家这么长的时间,也没有好好的陪她,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不用再去接受父母的恩泽,我每夜都熬到很晚,晚到我刚刚睡下妈就要起床去赶早班车……

晚安,我的床。晚安,我的家。

#工作 #生活 #世界

@01:04:2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