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期(四)

Sat, Feb 16th, 2013

最好的哥们结婚了。

对于我,这个冬天最期待的并非是过年,而是他的婚礼;对于婚礼,最惦记的也并非是情人终成眷属,而是老友们的久别重逢。

也许我想象中的场景是,即便婚礼并不奢华,但新郎还是会在今生共相伴音乐的陪衬下搀挽着新娘走进礼堂,我们一群人起哄,学着春晚里的口气笑着说「唉呀新郎官你咋这么帅呀你给我们这些没你帅的留条活路呗」。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参加了一场与以往每个陌生人毫无二致的婚礼,司仪像流水线操作工一样执行着她重复过几百遍的主持词,「此刻你最想见到谁」,「你最爱的人是谁」,一遍一遍。

我不知道在回答这些不是问题的问题的时候,他的脑海里面是否会有另外的名字一闪而过,哪怕只有一微秒。望过去,那是他十八岁时的初心,我看不清她的脸。只听到哥们他还只用着最大的分贝呼喊着新娘的名字来配合着。我也不晓得他是否喜欢这样流露感情的方式,只是打心眼里不忍,皱着眉默默地说,别管此时他爱的是谁,放过他吧。

而期待中的久别聚首也不过像一场拼盘演唱会,最盼望的人缺席,喧闹也觉得是一种寒暄,曲未终人已散。想想,就别再去埋怨人心的不古和人性的虚伪了,世界本来可能就是这个样子吧。我们都长大了,有些时光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静静在日记本上抄下歌词:

如何回头走,如何能携手,拿下纪念品已经罕有,有几个当年上学共行仍旧算好友。——Twins《世界变》


#生活 #感悟 #连载

@05:09: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