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年春节小记

Sun, Feb 10th, 2013

蛇年好

晚上一家三口喝着酒吃着饭,我突然意识到,呀,咱家忘贴春联了。

妈慌忙放下碗筷,找来固体胶蹲在地上一声不响地涂着,我喃喃自语,一个多礼拜前就开始操着姥姥家有没有春联、给小姨家带副春联,最后自己家忘记贴了。

这个年过得格外节约,爸下午拉着我要我陪他去买鞭炮,我说算了吧,好不容易今天这么漂亮一个晴天,就少制造些污染了吧,今年姥爷姥姥不在家,等他们回来了再一起吧。我不知道年味儿是不是就是这样慢慢变淡的,每年姥姥过年的时候都会抱怨,过幌子年,不就是过钱么,今年我坚决不买腌菜不放爆竹,没人吃、浪费钱,但最后还是一个都不落。妈也说,这一年一年的过得跟驴子推磨似的一圈一圈有什么过头,都过老了。我懂。

今年的春晚还不赖,陪爸妈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发微博,很多地方是真的很好笑,也许显得低俗,但还算对我胃口。许多他们看不懂的东西我会帮他们解释。小时候看春晚总等不到赵本山的小品就入梦去,而现在还未等到零点钟声,妈便缩进了被窝,爸开始还问,哎他娘,你还看不看了啊郭德纲啊,妈应和一声我听着呐,十分钟后,便都相继睡着去了。我看着他们熟睡的模样,告诉自己,这就是岁月,这就是成长。

凌晨的鞭炮越来越响,我趴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焰火,像《大城小事》里面一般美极了,孔明灯随风迅速的飘向北方我看不到的视线里,木星依然高挂在夜空孤傲地凝望着临近的这颗星球。翻看去年除夕写的日记,与现在的想法大相径庭,人在不同的时候对生活总有不同的理解方式,朋友们大多已经迈入本命年,不知道明年时候的我又会是什么心情。

最后,祝我一切未知的蛇年,多快乐些吧。

@03:53:58 AM #生活 过期(四) 过期(二)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