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九日骑行流水帐

Sun, Mar 10th, 2013

三月九日骑行流水帐

我想了好久要不要写完这篇再睡觉。

早上十点半出门,比上次早了半个小时,爸问我要不要带点香肠回来吃,我说不要死重,妈打电话叫我带两盒牛奶路上喝,我说不要喝牛奶容易吐。

不过我还是吐了,在我出门后不到半个小时离家四公里的地方,因为早饭吃得太多。不过吐完就精神很多,按照我的预期,上次是冬天穿着臃肿的衣服背着沉重的书包骑回家花了快八个小时,这次春天阳光这么好,衣服穿得少东西背得不算多,怎么说六七个小时够了吧,就算最坏打算,和上次一样,八个小时下午六点半到,应该还能看到太阳。

前两个小时,像想象中一样,我骑了三十公里,按照这个速度,六个小时就可以到。中午十二点多的天气很热,我喝光了爸给我带的一瓶农夫山泉和一听改名字前的王老吉。我瞬间想念起了以前家里的那口小井,好想立刻就打一桶清凉的井水上来,一饮而尽。

经过一段人迹罕至的路段,我停下车跳进田野,然后痛痛快快地拉了一泡屎,就像去年在宏村时一样,路边偶尔有汽车飞驰而过,他们不会注意到我,暗喜,这一刻还有什么比在春天的田野里面一边欣赏着绿油油的麦苗一边为庄稼施肥更加幸福更加刺激的呢。然后我想起小时候我妈的教导,拉屎要挪摊,于是我挪了挪。

可接下来的行程就比较苦涩了,不知道是时间忽然变快还是公路被人拉长,身体上的酸痛也逐渐显现出来,我踩着小档骑了好久终于到了“206国道999公里处”拍了张照,然而之后的几个小时里,我仿佛被这些公里碑们施了魔咒,骑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发现路边的公里数才增加了两三个数字,膝盖和小腿的不听话也让我有些绝望,我暗念“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拦车吧。”而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却在说“坐车?那不如从家门口坐咯?你之前骑的五十公里算什么?说好要让码表上的‘4’变成‘5’的呢?说好要在四树大桥上签到的呢?”

有些不甘心,但还是慢慢吞吞地骑到了四树大桥,下车的时候小腿已经开始发软。这里的阳光比上一次路过时好得多,旁边拱桥也安静地落在那里,我本应该说一句“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喔。”但是我没有心情,在一分钟前我做了个决定,在桥上签到后就伸手拦车。掏出手机,打开街旁,上面清楚地记录着我上次来这里时的心情,因为这个地点是我创建的,所以一目了然,我写下之前就想好的句子,开始觉得很搞笑,但那一刻却差点眼泪横飞。真的在这里拦车吗?这种感觉不就像是在自己爱的女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懦弱吗?

一辆大巴开过来,是辆老家的车,我招了招手,司机疑惑地看着我,然后径直开了过去。也许他在想,这里离合肥也就三十多公里了,你还有自行车,拉你麻烦还赚不到钱;或许又是,你还是骑车吧,很近了你行的。“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仿佛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被唤醒,重新把背包里沉重的数码相机和零食绑在车上减轻重量,调整好背带,满血复活。

直到太阳变成了一颗咸鸭蛋坠入了地平线,路边的公里碑还是满不在乎地显示着1015,距合肥32公里。夜幕已经拉下,街灯已经燃起,不知是上帝的突然眷顾还是幸运女神的垂青,我突然觉得剩下的路全变成了下坡,开着最大的七档在国道上奔驰,一口气便冲到了二环路。手机没电前给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已经在市区啦,很快就到家别担心了,妈还是一如既往地打击我,“你不是说七个小时就能到的嘛,现在已经七点多了,我六点多的时候打电话给你座机没人接就知道你肯定还在路上,真现眼喂!”但我听得出她心里的安慰,哈哈大笑。

就像很多人相信的那样,在你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记得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也许惊喜就在不远处等着你。

回到家竟真已是八点多,身上已满是风干的汗水,变成了盐,我自言自语,“我现在简直就像是从死海里打捞出来的一样喂,不对这不科学,或许应该说如果把我现在扔水里应该都沉不下去了吧。”冲完澡,有些遗憾的说,早知道把这些盐粒子刮下来,晚上下面条多好。

(完)

 

 

文中有部分文字重口味,如给您带来不悦,请……那我也没办法,活该谁让你看的。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