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不翻身

Wed, Apr 10th, 2013

20130406 @AHAU

前些日子一直纠结于@贺炜 的那句“这样的天气,不去踢球,和咸鱼有什么分别?”。于是终于选在(别人)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到对面去痛痛快快踢一场球,当然“痛快”是很快的,剩下的就只剩痛了,只不过是三四个人之间基本没有对抗强度的跑跑传传和定位球抢点,回来家之后便成了残疾人。小腿肚子酸疼得厉害,打弯儿都会一声惨叫,每天买饭下楼都要小心翼翼。三天过去了,居然还没缓过来。之前我不晓得自己和咸鱼有什么分别,现在知道了,估计就是——咸鱼能翻身,我睡觉都翻不了身。

我特意搜了一下,百度知道说这可能是“拉伤到肌肉”了,这让我有些忧郁,我总是在“拉伤肌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有肌肉的。(这就感觉就好象是“人总是在幸福过后才发现自己曾经是幸福的“一样。) 当然显然是和我整一个冬天都宅在家里没怎么进行户外运动有关,之前以为骑车就当是锻炼了,现在觉得就算一次骑一百公里也没踢球两个小时的运动量大。

一个人生活这么久感觉最孤独便是在我套被罩时和生病的时候,我常常担心哪一天我不小心死在屋里家人要等到半个月之后才会发现,这是该有多悲哀。即使全身无力但身残志坚的我还是在前天为自己做了一个虚拟的女朋友微博,每日睡前觉醒都有人“@”的感觉是十分良好的,而且在我死之后还可以多一个活生生的地方追悼不用看着死气沉沉的我(如果ifttt不倒闭且有人帮我主机续费的话)。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独居的人都会像我一样,我试着去跟身边一切的物体说话,每次骑车回到家我都会抱着它跟它说,小黑我们回家啦,尽管这是个很俗气得有些过头的昵称。当然我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癖,譬如每次当我离开家之后我都不忍看见自己手机上的WiFi信号一格一格地降低直到完全丧失,这种感觉好像是看着他们死去,所以我经常在下楼前把手机的无线关掉;又或者每次我将一盆热气腾腾的水倒进下水道的时候,我都会听到每一个水分子在对我说“别这样我还有用让我继续散发能量吧”,于是我经常在用完一盆热水之后不及时倒掉,等它凉了之后再倒。

也许我三年多来的独自生活将会马上被打破了,我告诉妈过两天我的一个朋友要从外地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她惊奇地问“男的女的”,而在得到一个并不是她想要的回答之后又难掩失望,当然我自己其实也对将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感到“不习惯”。“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东西。

朋友厌倦了僻壤穷乡的举目无亲,加上对挽回异地恋的一点念想,所以毅然决然地回到这座城市,尽管之前在黄土高原上拿着高工资而且花不出去,而将来可能拿着一半的薪水却承受着于之前好几倍的消费。他解释说只是不想按照父母给他规划的轨迹完成自己的人生,还描述了自己理想的路线,最后问我,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无从作答,我十分能体会他现在的这种状态,因为数年前我也曾经历过,那时的理想现在看来已经被现实鞭挞的满目疮痍。我讨厌以过来人的姿态去教唆别人,但倘若是我此时可能会选择一份安稳的工作和安宁的生活。我只是告诉他,人都是会变的,早先我可能会看不起那些考公务员的,现在有时候会想,如果自己去考能不能考得上,还会想,如果之前没有放弃那份工作,现在也许已经熬出来了吧。没有那么多如果,很多时候人总要在现实中学会慢慢接受慢慢屈服慢慢抛开理想,并非是我人生观变化太快,只能说是对人生有了更深的见解。

看不到未来的人,常常去追忆从前,去年的今天,我已经坐上火车开始了长途旅行,用我之前的话说,“一边旅行,一边赚钱,这才是生活”。也许对于我来说,开淘宝的经历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既丰富了求职的经验又让人不想再去给别人打工,我花了很大功夫把苍蝇馆子重新翻修一遍布置好每一个链接,寄希望能重开网店,快完工的时候算了一下,扣除成本、营业税和手续费,利润已经少的可怜,再做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于是,还是放弃了。

今年的就业形势很不好,每天在招聘网站上搜来搜去都还是那么几个公司,似乎和我几年前搜的时候都一样,而几个不错的公司却都是我曾经呆过的,这实在让人尴尬。时至今日依然没有找到合适工作,却依然没有任何轻生或者报复社会的念头,我确信自己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强大到——没心没肺。

(完)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