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月亮

Sun, May 12th, 2013

当时的月亮

最近突然又开始不间歇地咳嗽起来,跟肺癌晚期一样。去年几乎也是这个时候开始了漫长的咳嗽,直到六七月份才罢休,我不晓得自己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病,还是这两年的空气质量确实在下降,既然如果能像去年一样,也就随它去吧。

身体里充满了负能量,如果咳嗽能把这些都带走的话,我倒也是愿意。愈发地消瘦,作息也依旧不规律。生活杂乱无章,我总觉得自己像个吸毒的人。精神上身体上都跌落到了谷底,这和去年时的状态有着天壤之别。我想很多人如果落得我这般境遇估计早忍不住跑去自杀了,我也想未来的某一天自己会骄傲地回忆这段时光并把它称之为“艰难岁月”。然后乐呵呵地说“人生大起大落的太快,实在是太刺激了”。

躺在床上想:这一天的三分之一过去了,这一年的三分之一过去了,这一辈子的三分之一也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曾经想“停下来看看这世界”,后来才缓过神来,世界是每分每秒变幻不停着的,只有自己动起来才可能跟上它的步伐。而我已经停了太久,早已经被这世界甩开了。

慢慢在成长中对很多事情转变看法,就像之前看《致青春》时感悟道,原来最后我们都变成了我们曾经不喜欢的那个人,原来我们跟自己喜欢的那个人也终究没有办法在一起。青春时的我们都坚信着自己的未来,所以执念的也都是些虚渺的东西,自由、爱情、民主、价值观,现在看起来,所谓价值观真是件可笑而又没有价值的东西。但这些确实是真真正正的填满了整个青春。

我喜欢看月亮,最近每隔一个礼拜,我都会骑着车来到郊外湖边与它约会,初二的新月从晚霞中沉下去,十七的满月从静谧的城市上头爬上来。我想它一定听过很多情话,而我只是静静地坐在湖边望着它不言不语,我知道它一定能看得出听得懂我的内心。越来越习惯一个人,某个深夜骑车在郊外没有路灯人迹罕至的小路上,偶尔还有野猫匆忙蹿过,却并未有一丝害怕,习惯孤独的人从不觉得害怕。

@03:53:58 PM #生活 #琐屑 致青春 一生懸命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