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

Tue, Jun 4th, 2013

水星&金星

当我小的时候,梦想着能成为第一个登上水星的人。而当我二十三岁的时候,才第一次看见水星。

一个多礼拜前的晚上,下完火车的我便兴冲冲回到九十六小吃街打算去吃炒面,在火车上我就想好要去吃份带肉丝的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舌尖,但也有些担心会涨价,六块?七块?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吃过了。

可惜的是我没有再见到那家卖炒面的,当然我也没有见到那炒面老板家的小姑娘,我还记得第一次来这里时是一个盛夏的雨夜,女孩刚下晚自习变回来替父母打着下手,雨水沾湿了她有些发黄的发梢,我趴在小吃摊上一边吃着面一面凝视着她,心想也许以后我也应该找一个这样的女朋友吧。旁边帐篷里新开了一家山东风味牛肉拉面,我想不通是什么原因让我走了进去一声不响地坐下,直到老板娘端上一碗腾着热气的拉面,上面加的鸡蛋和香干依次排好,我也没有说半个字。而她倒是滔滔不绝,或是对自己家的汤料赞不绝口,或是在收拾桌子时埋怨隔壁的那对小情侣浪费粮食。我还是不怎么想搭理她,只是挤出一些笑来敷衍。不一会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她面对着坐在我前面,夜晚只有风吹着帐篷的声音,看着我脸上泛着微笑。

「怎么样,我们家的拉面好吃吧?」面对着正面的问题,我也不得不多说几个字,按照她之前的意思顺着下去,「嗯,汤不错」。「上哪个学校呀?」我猜想她看着我背着双肩包一定是把我当作了下晚自习的中学生,有些怯生生地回答,「我……不是……学生……了,」那边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难堪,「哦……那你是上大学了对吧……」这回难堪的变成了我自己,「我已经很久不上学了……」她有些吃惊,「工作啦?……看你的样子估摸最多也就十九二十岁,能干得动么?……那你多大了啊」我觉得她已经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个辍学少年打工挣钱的轮廓了。

「还好,我……二十三了。」当我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觉得十分对不起她。当然我也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哪怕是在一年前,我也不会觉得有觉得自己「老了」的心态,而也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二十一」,——不过一年而已。

几天前,还是在回家的火车上,我遇到了一个姑娘,打扮得还算漂亮,我不过是帮她把行李递上了货架而已,她便要我留了QQ号码,我有些惊异现在的女孩是不是都变得这么主动了,交谈中知道她比我小三岁却只上大一。也就是说,在我几年前毕业奔走在招聘会上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刚刚迈入高中的小女孩。

两年前当我离开电信的时候,我在一个礼拜之内找到了一份试用期月薪两千的工作,即便每天要倒两次车,但那时候我仍旧很高兴,因为毕竟在我看来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并且擅长的职业。两年的时间,有时候会觉得特别快,曼联和巴萨的比赛还没开始,拜仁和多特的比赛已经结束,有时候也会觉得时间过得并不慢,两年间,得意失意、潮起潮落,看过最美的风景,爱过最好的人,兜兜转转。

很高兴我终于不用再去打开前程无忧的网站,对于现在的工作和职位也都很满意,每天骑着车一刻钟便能到公司,即使我是这幢大厦里唯一一个骑自行车上班的人。而每天也不再像从前那样单打独斗而是被密集的任务和会议所填满,这反尔让我觉得充实而不会感到恐惧。即使下班之后也可以骑着车背着电脑穿过半个城市去湖边看日落。


#碎碎念 #理想

@01:01: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