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盛夏

Thu, Jul 11th, 2013

四点半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打开电脑继续编辑着我的文档,我不记得上一次四点钟起床是在什么时候了,初中时常这样,每天晚上早早睡去,而后在夜深人静的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起来补作业。对面一栋楼总是会亮着灯光,我曾以为那是比我起的还早的人,后来才发觉到,那家厕所灯晚上从来不关。

也许我的拖延症正是从那个时候养成的,我几乎又荒废了一个周末,到最后居然拖到了礼拜一的早上。我起床的动力之一是自己在周日成功地下载安装破解了Office2010, 这让我码字的欲望大增。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末没有好好加班工作也成了负罪感的源泉。谢天谢地,经过这个周末我还努力学会了用曾经嗤之以鼻的Excel做折线图和饼状图,突然间有些原本一窍不通的事情变得得心应手,自信心爆棚得就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IT界人士了。

工作都是些杂乱的事情,而且永远都是忙不完的样子,总是不时从经理那里得到,局方对我这个不满意那个不放心,嫌我没经验太年轻,从前几天半夜三点钟给我打电话,到昨天让我对写了七页的文档进行细化。我一直本着“我是公司中脾气最好的人”的设定洗耳恭听,殊不知每次开完会回来我都火大得砸碎个啤酒瓶就能杀人。好在和同事们相处得都挺好,喜欢这样的氛围,我理想中的工作就是如此不管级别职位高低都能像朋友一样融洽相处,少些算计多些帮助。

周末和同事一起回家,打车路过小吃街,她笑道,还是咱们大淮南的小吃丰盛,明天晚上请我出来烧烤吧。待她在我前面几百米的地方下车,司机倒是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说,现在的女孩子啊,就是想方设法花别人的钱,打车让你掏钱还要让你请她吃饭。我一脸尴尬,其实没有啦,因为回来大巴是她替我付的啦,下车带上车门舒了一口气,嗯,估计司机师傅家也有个没出息的儿子,然后扑哧一笑。

即使早上四点钟起,也没有妨碍我下了班骑着车穿越大半个城去湖边看日落,六月初一,我本以为可以看到新月。每个月我都会去看新月,迫不及待,骑着车望着远处的天空,像去等新生的婴孩,又像是去见初恋的姑娘。风从两腋下拂过,从闹市区的燥热到湖边的微凉。我买了一盒锅贴坐在岸边,堤畔还残留着阳光的余温,晚霞还未散去,金星已经从暮色中燃起,我一边往嘴巴里塞食物,一边想象着那颗寂寞星球上发生的一切。

(未完)

@12:57:55 AM #工作 #生活 #琐碎 在电池耗完之前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