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Aug 18th, 2013

2013's summer

我是一个从来对生活没有计划的人,连续第几个这样的周末,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实况、三国杀、看球、刷微博,耗费了所有的时间,而原本信誓旦旦要留在周末做得事情却一样没做。这不是什么所谓的拖延症,这就是懒啊,就是没有自制力行动力啊。每个周末都过得很是难堪,然后再把这样的情绪带进平日里,自然也同样乱糟糟的。

我跟别人说,我是个心眼儿比较少的人,事实上确实如此,心眼儿这一块我几乎是一直缺货的,以至于傻逼呵呵地跟经理提加薪要求却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筹码,最后灰溜溜地无言以对。微博上QQ上总是健谈得像孔子,真正发言该说正经事儿的时候却变成了孙子。甚至是提交转正申请这个在晶晶姐姐口中的“跟结婚一样的头等大事”也拖了一个又一个星期。

每周的工作的确很忙,接连不断的活动、广告需求,困扰得不知所措,而周围的人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心里自然会有些不平衡,周五下班经理跟我说自己的报表有的地方还不够完善,而心烦意乱的我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股无名之火,居然一下爆发出来,头也不回的关电脑走人了。回家才觉得自己又干了一件没脑子的事儿,这就是把自己定位成“公司脾气最好的人”所应该做的么。从前觉得这些是自己的棱角,现在应该确定这是自己的短板。

骑着自行车上班的时候经常会想,日复一日,也许我终究会被打磨得圆滑,消灭身上所有的个性,唯唯诺诺谨小慎微,如此生活三十年。


我们都是很柔软的动物/活在壳里发誓抵抗/最后不过丢盔卸甲慢慢地顺从/

——朴树《活着》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