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思与狂想

Thu, Oct 3rd, 2013

凌晨两点半。我把床头灯光调暗,以免打搅到旁边酣睡着的小呆,我们家的新成员,一只两三个月大的小乳狗,尽管在此之前我一直把电脑开着大声放着它和我都听不太懂的美剧,而它也没有过多的怨言,只是偶尔从牙缝中挤出来几声嗯嗯嗯的不耐烦,让后知后觉的我也感觉到不好意思,毕竟没有按时作息的是我。

这些天常念叨的话是,上班时忙得像个畜生,放假时闲得像个人渣,我恨透了这种像从前失业在家里无所事事天昏地暗的感觉,尤其是当外面天朗气清,暖煦的阳光透过大片的梧桐树叶照在脸上的时候,失落感油然而生。我讨厌一个肆意挥霍时间丢三落四的自己,讨厌一个对周围漠不关心对未来缺乏打算的自己。最近这种负罪感无时无刻不纠缠着我,我常觉得自己的爱好倒还算是广泛,但却落得每日与手机电脑为伴,往日里即便工作最忙的时候也会背着相机去湖边看日落。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