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如此

Sat, Dec 14th, 2013

凌晨十二点四十八分,我坐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检票口的牌子上满不在乎地显示着「杭州—大同,02:03开」,我把毛衣的帽子套上,大衣的帽子也合上,像是一颗卷心菜。车站的保洁开着清扫车不时从两旁经过,一点儿也不顾及周围人们脸上的倦容,偶尔还会呵斥道,脚拿开!谢天谢地,万幸我穿着一件这么长这么厚的大衣,万幸我还昨天双十二买了一件毛衣今天刚刚收到货,这种感觉突然让我联想到饥荒时自己还有一大笔可以温饱的口粮。

两个小时实在难熬,尤其是在这样的温度里,掏出电脑,也许时间能过得快一些。手机没有电了,我拔出卡,插在3G上网卡里,愉快地上着网,一如往常,5分钟之后被断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如果我没有忘记带钥匙的话,也许我现在早已洗过了一个温柔的澡,忘却一整天的疲倦,躺进被窝里昏睡。辛苦的周五,加班到九点多未曾有片刻小憩,吃完晚饭和朋友分别时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困死了现在只想能睡一觉。可当站在家前,冰冷的铁门却让心情几度陷入绝望。只得想起百公里外的父母,想来难过,这么一座几百万人口的城市,竟没有一个守候自己的人。

忽然会想念起那些很久未曾联系却从不曾遗忘的人,特别想念那个never say never的姑娘。我不清楚在我的生活中她确曾带给我过什么,亦不清楚究竟在扮演什么角色,但在我生命中,她即是初心、即是美好。

十二月十四日凌晨 合肥火车站

#随笔 #孤独

@04:10: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