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

Wed, Mar 12th, 2014

IMG_0747

妈一边和着面一边跟我说,你等一会儿再走,我马上给你带点儿饺子,我竟丝毫没有怀疑她可以在十几分钟后把手里的面团变成热腾腾的饺子,只是坐在那里干等。迅速地,给我装上牛奶、香肠、苹果和一些平常用到的药品扎好,送我出门。而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已经习惯在临别的时候在她的脸上亲那么一下,说一句妈妈再见,我猜她一定特别高兴,毕竟她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当然尽管她嘴上说的是,哎哟弄我一脸吐沫。

我没有买到火车票,所以只好坐了大巴。也许时光不曾善变,汽车颠簸在国道上,阳光耀眼,这样的环境下基本不会有打盹儿的机会,我靠在窗边看着外面,忽地想起去年的今天,自己骑着车离开家时的情境。沿路景色还是照旧,可是看风景的人心境如新。

车子忽地就扫过了四树大桥,未留给我任何回眸的余地,而时间轴往前拨一年的话,我正在那里快将绝望地等着一辆开往合肥的大巴车。时至今日,我已经没有当时的勇气和毅力了,即使上下班骑车也都会感到吃力,而即便大巴磕磕绊绊的前行,我仍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联想到自己许多想法的转变,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倒也是蛮好的,倘若不去计较那些骑在我们头上的混蛋们,每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倒也是丰富精彩,从没有哪儿的人像他们一样努力上进,从没哪儿的人像他们一样勤劳,即使周围的生存环境许多都在变糟,也从未改变过他们的乐观。

无时无刻地不想念着畅,这种想念不仅是无时无刻甚至是毫无理由的,我还记得她在我身边时自己内心的度秒如年,那是一种无法给予更好的自卑。这种想念甚至奇特到从分开到现在我们也未曾说过一句话,我生怕她说过的那句“说到做到”会突然反悔,到底有多爱她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让自己一个人沉溺在无尽的思念中,回味着在雨花台的那一次牵手和地铁站里吃光你所有剩下的鸭血粉丝。我想像不到,倘若她曾答应做我的女朋友,那么将会有怎样的气氛弥漫离别的车站,我又对生活会有怎样的期许和不安。周围的人提醒我别陷得太深,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做不到,对你,仍旧像十年前的那个高中生,I can't say no to you。


@01:12:42 AM #情感 流浪狗 两颗心的距离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