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颗心的距离

Sun, Mar 2nd, 2014

@南京地铁

也许是现在的交通太过迅捷,我坐在床上抱着电脑,竟有些不敢相信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所曾发生过的,也许又太过短暂,我又回想不起多少和你在一起时的对白。

最清晰是候车室里液晶屏上的字幕,G7231次 13:02 开往上海,G7241次 13:13 开往六安。我走过去,从口袋里拿出那瓶从一开始就准备好的畅优递给排队检票的你,只微笑不说话,而你也只是微笑着说了句谢谢。我转过身,踱回休息区的座位上,呆呆地看着那两行绿字。

从我刚才转身的那一刹那,我和你的距离将会越来越远。我们的列车号只相差了一位,却开向了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你我的发车时间只相差十一分钟,但在这十一分钟里,我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失去伴侣的老人,孤独地坐在靠椅上凝望日月无光。我讨厌分别。

我本以为我们会去扬州,那里应该是个适合分别的好地方,春风十里,荠麦青青,大概如此,绝不会是今天这副光景,像一部俗套的电影,坐上不同方向的列车,倚靠车窗,眺望远方,各自远飏。

对了,你对我说了谢谢,虽然我喜欢听每一个人对我表达感谢,但我想这份名单里面绝不包括你,每次当你说谢谢的时候,我都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接着又想有一桶凉水从脑袋上浇下来一样。

我好久没有去过外地,过去近两年的时间里也一直是在合肥淮南两个地方徘徊,为了这一天也期待了很久,从你答应我的那一瞬间,我就开始想象我们将会以怎样的方式去完成这次旅程。我自以为是个有趣的人,可在你面前竟不晓得该聊些什么,总会看见网上有人说「你还记得那种喜欢到不行的感觉吗?」,我觉得这就是,地铁上你倚在我旁边,闭上眼脑海里全是十年前公车上的影子。现在,你的脸颊上布满油光,也有一些痘痘,但只有我记得你漂亮的模样,也仍旧觉得眼前的你依然美丽。我们都快将二十五岁了,我们都爱过,也懂怎样去爱,但我却不晓得应不应该在地铁到站停车的间或从后面搂住你,不晓得应不应该在你和我一起淋雨瑟瑟发抖的时候把大衣披在你的肩上,不晓得应不应该在临来前将房间费省去五十块。亲爱的,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只是,我们都快将二十五岁了。我喜欢听熟悉的人说你我是青梅竹马,我也会偷偷享受店家拿着情侣装和套餐告诉我们俩很合适,但是,也许我们都明白。有时候我也问自己,究竟在喜欢你什么,我们不常见面,不常短信电话,甚至线上也开始少得可怜,但却又总有一个心底的声音在提醒,这个姑娘是你最喜欢的人呐。也许只是一个青春的符号,就像我从来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喜欢某个明星一样,但却是你陪我活过了整个青春,从十六岁的星彩到今天的艾薇儿,而如果没有你,那还有什么狗屁青春。

也许你也早已有自己习惯的生活,当你拿着手机,当你手机没电焦虑得像只蚂蚁,当你告诉我哪里也不想去打算提前结束行程,我心里头的沮丧都足以堆积作一座丘陵,但是,我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对你说「不」呢?也许你也算很幸运的吧,我总会将最好的留给你,而我也是,只要你一个撒娇和微笑,天空就又蓝了起来。


#情感 #

@11:34:00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