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

Tue, Apr 8th, 2014

家里的狗疯了。

妈说,这傻狗先是自己在笼子里咬断了自己的尾巴,血流的满屋子都是,于是一天一次的放风也给取消了,尾巴没了这狗就开始咬自己的后爪,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妈吓得把笼子拴得更紧了,最后实在觉得害怕晚上趁天黑把它丢在了小区里,扔了。

我在电话里一阵唏嘘,仿佛听到了另一个小灰的故事,我并不是一个有多爱狗的人,但我无法接受这样一个难过的结尾。想着去年中秋时这条狗刚抱来的时候的可爱,当时我还在日记里记下了几笔。可是从进入这个家以来,便一直被困禁于这几十平米的房间或是半平米的铁笼,妈上班经常隔天才回来一次,一饿一两天,每顿也不过是一些面条和剩饭,就这样捱过一整个冬天。

我常后悔年幼的时候未曾与小灰一起带出门玩耍过,那样一条德牧是多么忠诚听话,想起它的时候只是走到它面前,让它坐下,抚摸着它的脑袋。而对于这条狗,(天呐到现在也没有给这条狗起过名字),甚至连这样的待遇也从未有过,冬天里我经常坐在床上玩着网络游戏,而它在牢笼里望着我,仿佛是奴隶在乞求着奴隶主的怜悯以希能获得片刻自由。而我对于它眼神的答复则常常是,“看什么看?!”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疯,也许是春天来了发情期到了,又或者是它确实无法忍受这样日复一日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犹如尚未知晓下落时的MH370,人在面对未知时的恐惧总大过于面对结果时的,想象力在这一个时候总是像催化剂一样刺激着自己的神经。我问妈,你说那狗会不会死在外面,毕竟它从未见过陌生人从没在地上走过,饿死也说不定,或者会不会咬到别人被别人打死,再或者是窜到马路上被车撞死了……妈说,不会的,它一定不过只是躲在一个地方,一定还活着。

可是我不相信她的话。

@10:56:29 PM #生活 湖心中路走九遍 原点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