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伤寒

Sun, Jun 22nd, 2014

夏雨过后

凌晨四点,上半场结束,0比0,感冒低烧,困得不行,安稳地睡去,我知道德国队并不像阿根廷人那样轻浮,最后一定会带来进球,一定会,没有任何怀疑。

凌晨五点,醒了,仿佛是一个饥民接过粮食一样迫切地划开手机,终场比分2比2,媒体们都在歌颂克洛泽的世界杯第15个进球,而我眼前则像是一道霹雳闪过,三个小时前梅西带来了奇迹,但是这一次没有奇迹了,输了,我赌输了,输得没有一点脾气。我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尽可能地贴紧席子,仿佛担心自己的心脏会跳出身体,但是冷汗还是不停地从手心和脚底涌出,很庆幸自己并不是亲眼去目睹这一场灾难的降临,而是直接得到了一个结果。我很想假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努力撑起身子去厨房冲了一把脸,一边确定这并不是梦一边让自己清醒。还是抓起手机,发疯一样的看着下一场比赛的赔率,走火入魔一般,想着要填平缺口,然后再也不玩了——像每一个赌徒一样。

我不愿再去回想这个清晨的自己,一场醒来的梦魇,我也不太想去过多的指责自己,愿赌服输,我本以为是找到了将博彩当作理财的诀窍,前一天的比赛小赢了一把,于是过分自信,我没有想过如果失败会是怎样的情形,也不曾想阿根廷和德国居然变成了这么不靠谱的东西,本想抛砖引玉,却落得玉石俱焚,如履薄冰,一有不慎便会坠入深渊。

一年多以来第一次心情跌入到如此谷底,又或许应该谢天谢地,四千块对于我不算少但好在也不能算多,也好在还没有完全进去歧途前就踩了刹车,知乎上我关注过一些关于沉溺于赌博和毒品的很多案例,我曾不解为什么那多人因为赌博或是众叛亲离或是寻死觅活,也十分恐惧在哪一天那故事的主角竟会变成自己,而现在却真的成为了切肤之痛。对于我,这道伤疤我会永远记得,这个傍晚我又坐在了蜀山湖的岸边,看着远方没入云层的夕阳,像曾经每一段低落一样,反省自己,是空虚、是侥幸、是轻率、是浮躁,我曾打算在这个夏天,我24岁生日的时候,去川北甘南旅行,去夏河、去舟曲、去汶川,可是现在,所有的计划和心情都被打破,我必须承担起后果,平复心情,也要努力踏实攒钱平复资金缺口,我试着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场失恋而已,总会缓过来的。

人的确都要为自己的作死付出代价吧。

也许未来,当告诉别人自己“我和世界杯不得不说的故事”的时候,我会想起02年世界杯第一次翘课听收音机的我,06年晚自习第一次去网吧的我,10年第一次翘班的我,以及,今天的我。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