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心的冷笑话和漫长的白日梦

Wed, Jul 23rd, 2014

旅行的日程已经定下,这一次终于不是我一个人,和一个刚刚认识的姑娘,嗯是的,从豆瓣上约到的一个既漂亮又酷的姑娘。八月二日启程,愿月老宽恕我,在我点下火车票的预定按钮之后我也没反应过来那一天竟是七夕,可怜我会孤独到没朋友。

我把这个事情在twitter上说的时候,不认识的推友都跟我吐槽说,操,你们他妈的真够纯洁的。其实没有啦,只是我比较单纯而已,好吧是比较蠢而已。上了这么多年豆瓣,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去约炮啊,更不知道怎么才能装作经常约的样子。

我只是在别人约拍(真的只是约拍?)帖子下面看到一堆跟帖随手点进去了一个,看到这个姑娘的近期的喜欢里罗列着一堆关于旅行的内容,就发了条豆邮询问,想不到竟爽快的答应了。

用她在豆瓣自我介绍里的话说,“我听这么牛逼的歌居然没有人喜欢我”,短发,挑染,骨感,朋友圈里都是一些关于音乐节和摇滚的照片文字,我以为我偶尔听听好妹妹万青已经够小资了,可是她喜欢的乐队的名字我都是第一次听说呀,至少在这个层面上,逼格已经满分了。好在关于她筹划中的旅行,一无所知,像每个女人一样路痴,甚至不清楚到底哪个地方是市或省,也许在rocker的骨子里,就是应该心系远方的。一直往南方开一直往南方开。

研二的暑假对于她来说可能有点儿迷茫,刚刚毕业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又不愿意自怨自艾下去,干脆支起了小摊倒卖些包包鞋子什么的。当然,她还是喜欢在豆瓣的小组里面分享着一些她的鸡毛蒜皮以及勾搭一些屌丝大叔,和他们开玩笑要酒喝。

我特别想跟她说一个故事,说一个我认识的姑娘的故事,我以前也认识了一个姑娘,我和她在豆瓣上认识,然后无话不聊,她很漂亮也很直爽,她听的歌都是我从没听过的,我们一起收保护费一起爆组一起杀人一起录歌一起吹牛逼一起抽红双喜,对了还一起假装情侣,那个时候短信还是论条计费的,我总是担心我每个月的五百条短信会用不完,我告诉她我很喜欢她,她问我为什么喜欢她,我说因为你很酷永远不要改变。这句对白是我从《新成长的烦恼》里面找到的呀,而她对这句的回应则是——去死吧你这傻逼,幼稚。

幼稚的时光总是让人怀念,那个时候我们一起吹捧着韩寒的每一篇文字,针砭着每一则看似荒唐的新闻,也许在那个时候的我们看来,这也是一件相当有逼格的事儿吧。

可是种子总会发芽,人总会长大,我常说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目光变得狭窄了,还是眼界变得更宽广了,反正两者都说得通,反正我们最终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我们不再再联系,也不再去只是做一些看起来很“酷”的事儿,只是在向往着一份安定。

我不知道旅行的时候我有没有机会告诉她,喂,别再抽烟别再喝酒了,人不能一辈子永远都是一个rocker的,我以前认识一个姑娘和你一样,现在,她变得很牛逼。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