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天空

Mon, Mar 2nd, 2015

我想起前年冬天,对就是那个我自称作“吸尘男孩”的下午,我一个人骑车穿过西城去寿县,雾霾很重,冬天骑车上坡很累,喘着粗气,而痛苦的是,在坡尽头的路边是个化工厂,同样吐着粗气,而且是带着颜色和呛鼻的气味,我化学不好,不晓得那到底是什么物质,只是带着吃惊地看着它直勾勾地排向天空,也没敢再吸第二口就憋着气挂上了七档,回来的时候也没敢原路返回而是换了一条要多骑二十公里但人迹罕至空气新鲜的新路。

我没法想象,在这里生活的居民是用怎样的方式去度过每天,回家之后我在搜索引擎里敲下了那家化工厂的名字“淮河化工厂”,果然在市民论坛里面,这座以城市母亲河命名的工厂已经臭名昭著,但反映的大多数问题也都不了了之。而就在几分钟前,我试着再去找一下两年前的那些帖子,搜索引擎上给我的页面却已经是一些新的,只不过这次是在人民网的市长留言里,尽管市民用含蓄又温和的语气恳求着政府能将问题尽早解决,但收到的一整篇官方回复大概可以归结为一句话“排出的废气符合国家标准,工厂先建的居民楼后盖的,工厂马上就要搬了”。

我挺不喜欢西部的,在我的印象里, 那里铺天盖地都是粉尘和煤灰,从那里经过鼻子里都会难受;我也挺同情西部的,那里支撑着整座城市的经济,那里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兴衰,而过多的埋怨又会显得数典忘祖。有时候我也会带着屌丝心理地认为,让有钱人去关注空气污染和PM2.5好了,我眼前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地不再去吃搀着锈铁丝的八宝粥,尽可能地在闹市区不让自己一不留神手机就被别人拿走就好,这也许才是我应该关注的,但是有时候也会觉得不甘心,有时候还会想,照目前的经济发展速度,用不了多久石油煤炭这些资源就会枯竭了的吧,那个时候我们的后代应该怎样生存?


@01:55:03 PM #随笔 #感悟 楚州记 脚印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