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愁(二)

Sun, Aug 16th, 2015

天津

前几天,广岛原爆的纪念日,在维基百科上翻阅着那一次灾难的相关资料,一万五千吨TNT当量的炸药造成近十万人当场死亡,爆心附近的人多是被核裂变产生的近千度高温瞬间熔化,仅仅是面对着这些描述性的文字便已经瞠目结舌。暗自庆幸过去终已经过去,好在生于和平年代,不必再去经历这些噩梦般的故事。而时隔不过一个礼拜,这样的浩劫却再一次上演。

那样的画面,纵使是最为出色的电影导演也无法勾勒出,或许这样宏大的场面本应有一位超级英雄的出现来拯救无能的政府,但现实毕竟不是电影,并没有什么超级英雄,可是即便没有英雄却制造出了一批英雄,那些本该在灾难片中跑龙套的警察和消防队员,无意中成为了主角,成为了镁光灯和舆论的中心,他们本什么也没有做,他们本可以不死。

我以为我已经足够成熟,成熟到可以迎接所有的明天,我也以为我已经足够麻木,麻木到可以承受所有的意外。当南京宝马用两百迈的车速将马自达撕扯成碎片的时候,我没有发声,当荆州商场里的电梯将一对母子卷入吞噬的时候,我没有发声,当漳州PX工厂发生爆炸我甚至还想辩护说,现在国家经济发展这么快,难免会出一些问题,这或许就是「与现代化随之而来」的那些东西吧。我不断地劝慰自己,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身处这社会变革的时代,应该将眼界放宽一点目光放远一点,或许这变革的代价太大太重,但为了改变一些三千年未变的僵硬,也只得忍辱负重。

出门打了一辆快车去火车站,本是寒暄一样地问和我年纪相仿的私家车主最近开车怎么样,却换来了一路的控诉,我以为自己已经算是愤青了,但交谈之间却也剩嗯嗯呵呵的份儿,「政府太不是东西,我们只是玩票性质的周末出来跑跑平时带带顺风车,却被运管处逮,这帮坐井观天的东西,人家国外……」,有时候我仍会愤青地觉得,哪里有什么XXX的英明领导,哪里有什么集中力量办大事,如此这般的经济繁荣,都是如你和我一样的人用每天八小时以上的辛勤劳动换回来的。

如同一段稍纵即逝的爱情,很难理解长久以来树立起来的信心会在这么一个礼拜内又重新打碎掉,好像上周中传的女生案,当办案的刑警用正宗的京片子说出那句「铐上他」的时候,我第一次因为有国家机器和暴力机关而油然而生的安全感,可是当未满十八岁的小伙子就这样死于非命的时候,我又不得不对它们退避三舍,剩下的只是畏惧。我在车里靠着窗想着,即便是这样生活难道就不要继续了么?耳机里是张悬的《儿歌》,「生活生活,会快乐也会寂寞;生活生活,明天我们好好的过」。我依然还是会去国家体育场,去抗战纪念馆、去看胜利日阅兵、去天安门广场,我依然还是要对党和政府抱以信心,如果时间允许,我还想去天津。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