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冬随笔

Sun, Jan 24th, 2016

环城公园 松下GF5

#Part One

兴许应该感谢那些毅丝们,是他们的集体活动才让我在微博上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一份很详尽的各网站的Hosts IP,把它加载在我的极路由插件里,于是家里便基本实现了无墙上网。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理解这样的行动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去关注一场政治选举还不如关心明天的天气来得实在。

@ztshia:原来今天就选举了啊,我还是支持指原莉乃。

可曾记得八年前奥巴马借着社交网络的强大推力赢得选战才让美国诞生了第一位非洲裔总统,可曾记得芝加哥那掷地有声的「YES WE CAN」和美国梦,而今他的亚太和中东政策却广受诟病。几天前大中华地区终于有了第一位女性领导人,在我看来她较她的民进党前任一定较为温和稳重,因为她的绿色背景自然会招致误解,而许多台湾人对大陆也戴着有色眼镜。之前看过一句评论「大陆真正的精英,都在修高铁、建桥梁,哪里会有功夫跟你们扯蛋」。

因为有了这堵墙,便始终无法与对岸平等交流。其实每一个大陆人上过facebook后都会抱怨,这他妈怎么会这么难用。而作为一个史地爱好者没有中文维基也会很不方便,有时会觉得,中国现在取得了这么瞩目的经济成就,理所应当有自信心去拥抱一个更加开放的互联网,倘若国外那些社交网站能进入中国,并不一定会比本土企业强多少。但有时又会觉得,在一个仍旧有内忧外患尚未统一的国家,适当做一些管制也算是必要的,这堵墙并不高,一部分想出去的人可以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另一部分想出去但出不去的人被圈养,挺好。

#Part Two

零下九度,有生之年似乎从未体验过这等严寒,窗外的风景天气倒是极好,一场雪下来天空变得湛蓝,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将蒙古高原的蓝天也裹挟过来,我仍旧宅在家里,即使开着电热毯肩背还是发凉,但还是有些神往外面的景色。手套、围巾、口罩、耳焐、眼镜,加上厚厚的棉大衣,武装到牙齿。

这么难得的低温天气要是缩在家里,以后怎么好意思跟人吹牛逼说我也过过零下十几度的日子?

合肥并没有什么地方适合拍冬天景色(当然其他季节也一样),尤其是在我的周边,于是又开始喃喃没有一辆车的悲哀,还是选择去环城公园。路上鲜有年轻人,多得还是一些有着锻炼习惯的老年人,五六个大妈竟也在这零下的温度下围成一团在凉亭底下打扑克牌,直让我瞠目结舌。暮色渐渐落下,去旁边二里街新开的商圈边上逛了逛,大约三四年前这里还只是个糟乱的菜市场,如今又成了个「环球金融中心」。三里庵的老乡鸡搬到了红府超市旁边,这个天点一份香辣鸡杂再合适不过,浑身冒汗的我走在天桥上也不觉得冷。月亮从东边升起,清晰明亮,我还从未见过这样干净的月亮,慌忙拿出单反来拍,倘若是在黄山或者什么别的地方,想必一定美极了。

#Part Three

最近一直在挣扎是否应该在年后辞职,已经在这个地方待了近三年,原本来这里只是想结束颠沛流离的日子做一份稳定的工作,可是这样的安逸变成了慢慢吞噬着那对生活的激情,循规蹈矩、庸庸碌碌,过去掌握的一些技能竟全都快要丢光。有诸多理由支撑我做出改变。

可是我这个人呀,有时候终究还是随(不)遇(求)而(上)安(进),之前的每一次变革的试图都被慵懒所挫败而被丢进了垃圾堆里。这一次,拿出一点行动出来吧!

#Post Script

早上畅终于听到了生日时我为她唱的《饮歌》,一口气送了我七八朵花,我猜想这是她在那款APP里所有的金币了,她应该会很开心吧,我也是。

一开心唱饮歌,不开心唱饮歌,当中记录我这么长大过。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