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长江大桥想心事

Sun, Jan 31st, 2016

固镇路 松下GF5

#Part One 华中年会

去武汉参加公司年会。一如以往的每一次年会,这次依然「拿不到半个奖不知道该笑不笑」,犹如循环往复,而同事们又多是满载而归。这让我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中。不晓得「运气」这种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的的确确,长成到现在,似乎从未有多少好运降临,即便每次去微信免费打印照片都是遇到缺纸卡币的情况。我想起《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里霉运不断的隐馆厄介。

Kioto:晚上去长江大桥思考下人生。(微信群)

每个元旦我都会为自己的新一年设立个目标,这一年是「学会调整好心态」,于是这对我来说变成了一个颇为艰难的课题。我试着用各种理由去平复自己内心的不平衡,但又会觉得那是一种精神胜利法。倘若阿Q真的活在现世,或许真的可以成为一个心理调节大师吧。

直到回程的火车发车前15分钟,我浑身上下摸索着我的火车票,明明记得塞在了上衣内侧口袋里,我慌忙将行李放给同伴沿着人流寻找,两年前在长沙也遭遇过同样的事情。偌大的汉口火车站,熙来攘往的人群,狂奔以及忘记来时路的短暂迷惘,在原地四周张望一圈不知往何处去,像是蒙太奇。冲下电梯又返回地面,几乎不抱希望地问服务台「我的票在进站之后丢了如何处理」,可意想不到的是却在桌子上发现了那被踩满脚印的票,塞进口袋藏着微笑慢慢走到同伴旁边,然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能让人幸福的并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或许这就是我这趟行程里的小幸运吧。
#Part Two 假装业界

我还记得罗永浩在他创业之前最后几次上Twitter,抱怨着为什么Twitter会这么难用,还不及新浪微博用户体验好,由此引发了中文圈大规模的论战,功能对比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张Google Docs,那时候的Twitter或许其实并不算难用,但现在的Twitter比起当时的新浪微博却有过之无不及,而现在的新浪微博却已经在「难用」这条路上一条道而走到黑了。而罗永浩已俨然成为了身价上亿的「罗总」,当初与他诡辩的王佩则还是和从前一样做着默默无名漠不关心的事情。

我欣赏界面清爽、功能简单的产品,以前的Twitter可以算是一个,直到它可以发图、发视频、好友动态,最终变成了墙那边另一个新浪微博。以前豆瓣总是被标榜成一款没有任何广告位的千万量级产品,而今的豆瓣却遍布广告甚至专门开出了「东西」和「市集」这样的导购专区,着实唏嘘。而新浪微博在2011年的时候似乎是最好的,开放、简洁,但在寻找收入时迷了路。阿里和它的股东雅虎一样,都是不懂得做产品的公司,他们只会无休止地填充、填充、填充,微博如此、支付宝如此,微信的红包照片短短半小时便燃遍整个互联网,而支付宝却还在用略显笨拙的「邀好友集福气」来迫使用户改变交流习惯,仿佛是一场垂死挣扎,来往尸骨未寒、易信苟延残喘,已经有一大批例子在证明在关系网和圈子已经形成的现在,再去做一款社交应用将会是徒劳无功。

而微信则越来越显现出一款国际化产品的雄心和气质,简约轻盈,功能不多不少,每一次细节上的调整都会经过仔细的考量,迎合了各个国家各个年龄段人群的需求,比起新浪微博、比起Facebook都方便太多,更不会在logo上做那么多文章。
#Part Three 个人问题

许多事情考虑得太多反而被束住了手脚,离职的事情早已经搁进了议事日程,但却又无法下定恒心,有对以后境遇的担忧,也有对失去现在位置的不甘心,甚至担心找不到一个离家近的工作,患得患失。惦记的姑娘又不太能够全力去追,总觉得自己还未有做好恋爱的准备,总觉得自己不够优秀,总觉得办公室恋情会很包袱,即使一个约会的电话也不愿意call出。每一个支撑的理由背面总有一个反对的,我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一个不像狮子座的狮子座。

#日常

@12:11:00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