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动姐生活

Fri, Apr 15th, 2016

(在火车上,马婷婷总是这样带着微笑工作。)

提起动姐,很多人脑海里都是那一副优雅大度、勤恳温柔的光鲜模样,近日,我们的小编也跟随南宁铁路局的动姐马婷婷一起,体验了一把真实的动车高铁乘务生活。

马婷婷出生在宁夏的一座小城,父母都是淳朴的西北农民,二十岁大学毕业那年,婷婷便毅然选择从北方边塞人口最少的自治区来到了南部沿海人口最多的自治区,因为在这里,有一项很光荣的工作在等着她。对于只在电视上见过高铁动车的父母来说,他们也因为女儿从事着这样一份职业而感到骄傲。

婷婷所负责的路线是D8333交路的餐饮工作,交路对于一般没有接触过铁路系统的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概念,拿D8333交路来说,共有6个车次,只有把所有车次跑完才算是完成了工作。

  • D8333 南宁东—百色 10:37—12:32
  • D8322 百色—桂林 12:55—17:42
  • D8321 桂林—百色 18:08—22:45
  • D3718 百色—广州南 08:28—14:41
  • D3716 广州南—百色 15:03—21:08
  • D8334 百色—南宁东 21:40—23:38

临行的前一天婷婷给了我看这个列车时刻表,两天的时间被拍得满满堂堂,中间仅有几十分钟走出车门的透气时间。她问我确定真要和她一起来回奔波吗,我吸了口气咬了咬牙——确…定……

婷婷住在离南宁东站不远的单位小区宿舍里,因为第一天的车是10点37分始发,所以姑娘们睡了个好觉,早上8点多洗漱完毕,对着镜子画一个简单的淡妆,准备开启2天的征程。

换上工作服走出小区,婷婷有些羞涩地说,她的工作服相比起来并不算洋气,劳动鞋说实在的也不算好看,但她有每天向着太阳的心,把快乐带给身边的人。我说没有,你真的很好看,特别好看。

我们这位姐们心情看起来不错,从宿舍到车站的一路上都有说有笑,或许是西北人天性中特有的爽朗,婷婷总是对生活抱着一种乐观积极的态度,也正如她所说的,「有着一颗向着太阳的心」。

啊哦,今天来的有点儿早,来的时候还没等到列车长点名考勤,婷婷和小伙伴于是半蹲在走廊里,从包里掏出工作所需要的表格看了起来。半蹲是每个乘务员所必备的技能之一,每天长时间的站立行走,蹲下来是唯一的歇息办法,而一路上,我也很少见到婷婷玩手机刷朋友圈什么的。

准备登车,上车之前一定要排成一个纵队。看到中间这位小伙伴手里提的饭盒没——虽然都是列车餐服人员,但是自己的伙食还是需要携带自己的餐具的,千万不要以为会有什么特权,和旅客使用同样的一次性餐具是不被允许的。

上车,来到她最熟悉的地方——列车餐吧,真正两天的工作从这里开始。才22岁的婷婷已经是这趟列车的餐服长,也可以算是她们这个小团队的小领导了,但基本上所有的事情还都是亲力亲为,能不麻烦同事的时候尽量全都自己大包大揽着。餐服人员全都是女生,所以平时看起来温柔可人的妹子,工作的时候可都是女汉子呢。

刚刚把餐吧里用饮料和食物塞满,便有乘客前来购买餐饮,可能是行程匆忙没有吃早饭,婷婷拿出两份密封的餐食,并耐心地为乘客介绍。

到了中午饭点,需要餐车出动了,南宁到百色的行程大约只有2个小时不到,12点半就到达目的地,很多乘客都选择上车前或下车后解决,餐食并不好卖,这未免让我对她有些担心——她上车前领了120份饭,而目前只卖出去10份左右,如果到明天回南宁有很多卖不出去,是需要自己贴钱的。

火车快到百色站,应该没有什么乘客会在这个时候索要餐食了,一般婷婷都会在这个时候搞定自己的伙食问题,今天她的菜是青椒茄子还有……青椒…茄子,看到这伙食着实让我有些咋舌,为什么给旅客提供这么丰富的选择,自己却这么简单?婷婷笑着说,没事,我减肥。

餐吧就是婷婷的哨所,稍作休憩,便回到岗位上,零食、饮料、电话络绎不绝,无论列车是在南宁、百色、桂林还是广州,总之她始终在这个几见方的角落里,一站就是十多个小时。

到了下午饭点,婷婷会推着一车丰盛的食物从餐车出发,在十几节车厢里走好几趟来回,偶尔她还会贴心地教一些年轻用户使用一款可以在动车高铁上优惠订餐的APP进行订餐,可以省下不少钱。

长时间的旅途,不少乘客也都有了倦意,每次婷婷走过他们身边时都会放轻脚步压低声音,既不会让有一个人饿着,也不会打扰每一个人。

有位乘客刚才在座位上用手机没有订餐成功,来到餐吧寻求帮助,婷婷耐心地教他下载使用,终于成功地打了85折。

晚餐后的休闲时间,婷婷会适时地精心准备一些零食甜点,旅客可以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看电影,或者是一边喝着红茶一边看书。

车窗外的暮色早已降下,列车终于要回到第一天的终点站百色,从白昼到黑夜,婷婷在车厢里忙忙碌碌了近14个小时,微信运动的排行榜里,她是第一名,22000多步。「你看,我哪儿也没去,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拿了第一」,婷婷咧着嘴笑着说。

火车靠站前的十分钟,车厢里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我在餐吧旁边二等车厢的一个空座上发现了婷婷,她趴在桌上小憩,不忍打搅她,毕竟这是她在车上唯一的一段属于自己的时间。

这一天的工作还并没有结束,回到宿舍之后,要对每天售卖的餐食和饮料进行清点汇总,别看婷婷大多数时间都在和食物打交道,她可实实在在的是一个EXCEL小能手呢。第一天总共只卖出去30多份餐食,让我一个劲地问她,如果明天剩下的卖不出去,你得赔多少钱,她自信满满地说,没关系,能卖得完。

果然第二天,她告诉我她这一天卖出去100多份餐食(如果拿的冷链餐食卖光会启用常温链餐食),我有些后悔因为临时有事提前回南宁没能跟随她见证第二天的奇迹,想必一定比前一天辛苦更多,但当我晚上在南宁东站见到她时,她还是带着微笑,冲我摆了一个「耶」的手势,然后转身消失在列车进站的光芒里。

列车生活单调、拘束、重复、压力大,一般人很难适应,而马婷婷则一做就是两年多,且仍旧保持着一颗阳光的心,她和很多同龄女孩子一样向往旅行,却仍旧未能说走就走,甚至连经常沿途停靠的桂林阳朔也未能成行。

因为工作的关系,婷婷已经两年为了保障春运没有回宁夏老家过年了,我并不是想说一个「舍小家为大家」的故事。她只是想将来某一天,能在广西这块土地上有一个自己的家,将父母从远方的河套平原接来一起过年。

用婷婷自己的话来说,「时光犹如蜜糖,两年过去了,伴随着时间的微醺包裹,变得越发有趣香甜。工务的女子不怕脏不怕累,我甘愿付出青春和时光。」

谨以此,致敬所有在铁路事业上像马婷婷一样奉献青春的年轻人!

@06:57:42 PM #稿件 为了无所谓的记念 天桥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