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们的幼儿园

Wed, May 25th, 2016

栢景湾小学 松下GF5

我坐在沙发上,轻声地用腮语和你说,哥哥要走咯。

你皱着眉头,跟我说「不要哥哥走,就要哥哥住」,一遍一遍。搂我的腿,拉我的包带,无休止地跟我撒娇要抱抱。我说我要去上厕所,你不肯放手,你怕我是要离开你,我说你去把中午的果汁儿喝掉,你不肯放手,你还是我怕我支开你。看电视的时候,你说哥哥你为什么总是玩手机,专心陪我好不好,你问我是不是不喜欢看女生的动画片呀,那我们一起看男生爱看的动画片吧。

最终哥哥还是要走了,你知道留不住了,说那哥哥再抱抱我转个圈吧,我照做了,你说哥哥你再拿三个桃子带走吧,我问你吃不吃,你说我只想让哥哥吃。

突然之间眼泪有一点想要流出来——宝贝你长大了,宝贝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好不好。

当你第一次来到这个大家庭的时候,只是一个瘦弱的黑黑的小女婴,乖巧安静得可以让奶奶那样神经衰弱的人也能睡得扯起呼来。你总是贪吃,爷爷会每天都给你买猪蹄自己不吃一口,你也总是生病,奶奶总会在任何季节把你裹得像个棉花包,有一段时间甚至干脆理了光头方便输液,大姑成为了你的专职护工,为你织各种各样的毛衣带你打预防针,然后悔不当初地在你哥哥我面前说早知道再生个丫头的了,连你那一年只回两次淮南的爹妈,也因为你每个周末都往奶奶家跑。而你的哥哥当初没什么本事失业在家,只能负责抱着你,给你拍照,指着夜空告诉你每一颗星星的名字,最多带着你去北边儿的花四块钱买一碗你最爱喝的黑豆浆。

那一年的初春,你因为吃一颗花生不小心卡进气管,住进省立儿童医院吓坏了全家人,手术完成那天我买了一盒大蛋糕,因为那天你恰好两岁半,也因为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端午和你一起在海沃商城里追着别的孩子爸爸吹的气泡,别人让你回到爸爸身边,你和我听了都笑了。

你也总是调皮捣蛋,你的小哥哥,每次见到你都会躲得远远的,因为你总是会夺他的玩具,但后来他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习惯,每次见到你就自动将手里的玩具上缴。作为回报,每当小哥哥在幼儿园里被人欺负,你总是第一时间出来打抱不平。——你的小哥哥说话比较晚,我记得他说的第一句完整的话是你转学之后,他说——「千惠不见了」。

不晓得你上了多久了幼儿园,总之马上你就要毕业了,散场的时候,你的同学错把我当作了他爸爸,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你的爸爸总是吓唬你,说这天玩游戏的这个操场就是你以后要上小学的地方,以后你要是上学迟到呀,你就进不了门了——好在小学就在咱家楼下。你说爸爸你已经说六遍了。

你是幸运的,你的爸爸妈妈为你提供了衣食无忧的家,让你学这座城市最好的钢琴课,每年都会带你出去玩,去海边去看航空展去日本看富士山,你再长大一些,想必一定会让你上科大然后送你出国留学,我好羡慕你。

但愿你的眼睛,只看的到笑容,但愿你今后每一个梦,不会一场空。

#日记

@12:49:13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