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与母亲节

Sun, May 8th, 2016

@旺德福小姐

微博上的@旺德福小姐 一周前去世了,我与她素昧平生,只是常看好友@飞天PP猪 提起她,每一条微博里都充满了快乐,我花了好久才去接受和相信这并不是四月里最后的荒诞剧。无论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个年纪的女孩以这样的方式谢世总是让人惋惜。

她离开了一周,每一天都有人络绎不绝地在她的微博下面吊唁,我也常常会去看,@飞天PP猪 每天都会留言好几次,看着也着实伤感,或许她不曾想象,在她离开之后,会有那么多人去怀念她,会有那么多人会去殡仪馆送别她。

@飞天PP猪:今天去看了叔叔阿姨,他们人真的太好了,现在还在怕给别人添麻烦,体谅别人。你怎么忍心伤害他们。——2016年05月05日 21时00分

我没有办法想象,比起我一个陌生人的悲,失去一个挚友、失去唯一女儿又是怎样的一种悲。

 

我想起今天看书时的一个故事。

日本阪神大地震,神户中央区的一栋垮塌的民宿因为煤气罐断裂而过火,屋内的小女孩因为未能及时逃脱而遇难,消防员将火扑灭扒开烧焦的瓦砾,在房屋上割开一道口子,用毛毯裹住带她出来。本以为房屋的男主人会向出动有些迟缓的消防队抱不平或是失声痛哭,但却只是用最大的分贝说——

消防队员们,你们辛苦了!我替我死去的女儿谢谢大家。她会安心的。我谢谢你们!

然后抱起了裹住女儿的毛毯,远去在黄昏里。消防队员向他深深地鞠上一躬,半天没有抬起头。

 

今天是母亲节。

我不晓得她的母亲将会以怎样的一种心情去度过今天,或许从此以后,阿姨都会畏惧去过五一,畏惧每个头七的立夏,畏惧每个没有子嗣的母亲节。樱花开始落下的季节,夜晚宛若深渊的梦魇,或都将伴随亲友今生今世。

并非因为一个陌生人的离世而故作娇嗔,更不是想要去究怪,或许之前她业已饱受内心痛苦的摧残。

只期望天上和地上的人儿,都能得到安宁,此刻我更愿相信来生,倘若有缘,终将再见。

 

我也曾想过死亡。

当未来失去方向,当看不见明天的曙光,当周遭没有一个能够理解支持、没有办法将痛苦分享,唯一陪伴的仅仅只是孤独与失望。

寒冬,与父亲又吵一架后,将一盆热水倾向父母的床,接下来的火石电光,黑暗与沉默,比棉被更加冰冷的母亲的心脏。

我曾记得爬上阳台的天窗上,望着漫天星光,幻想遥远的星空外会是怎样,想着与其颓废衰亡不如片刻灿烂潇洒一场。

 

回想起四年前,当我厌倦漂泊和流浪,唯一惦念的是便是远方母亲的面庞。列车向东开,穿过淮北平原那一望无际的春小麦田,眼泪便主宰了眼眶。

回到家的那天恰是母亲节,进门之后只是轻描淡写的「妈我回来了」,心里却早已是个大大的拥抱。

母亲不过只是小城市小医院的一个普通医生,脱下工作服后似乎与崇高这个词再无瓜葛,家长里短锱铢必较,看起来也没什么宽宏的思想和胸襟,市井小民,但每个初冬换上母亲为我织的一件件毛衣听到同事的赞美时,又都会由衷自豪。

就像「每」这个字一样,人皆有母亲,天底下的每个母亲都很伟大,我不想显得我的母亲有多特殊,她养育我是她的责任,我歌颂她是我的义务。

 

人呀,终究不是,为自己而活的。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