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尔尼诺

Thu, Jun 2nd, 2016

安徽农业大学 iPhone 6 Plus

连续下了多久的雨,窗外已经很少听到洒水车的声音,路面依旧湿着,每天天空都会零星地播撒些雨水,待到工作日完毕再来个周末大放送。新闻里说,这一年淮河长江珠江每条水系都可能会发生洪水,每每只有到这种时候,我才会念起合肥的好,毕竟总不至于担心南淝河发大水会淹死我。

上班的路上无精打采地转着伞,打开iPhone相机里的「慢动作」摄影,看着雨滴一滴滴地从伞缘边飞落下。「自己和自己玩」这件事,我总是可以处理得出离地好,稍纵即逝的十五分钟里,常像个游客一样端着相机对着周围乱拍,不错过任何一点美好。几个靓眼的小女学生闯入我的镜头,我连忙用手去捂住,以告诉她们我和最近报道里的男人并不是一路,但却又显得滑稽。

对面大学的门口,每次眺望过去都会看到一群孩子用各种姿态陪着那个并不伟岸恢宏的校门垛合影,幼稚而又让人羡慕,这是第六遍,我想起几年前我的好朋友也在这里,而现在她的学生也在今天毕业。而我却在这个营盘看着流水的兵来来往往。十九岁的小姑娘也毕业了,她总是一个劲儿地在微信问我有没有什么职位好介绍,怎样才可以像我一样有这么好的工作,我只能临时说一些最近刚从书上先掰下来新鲜的鸡汤段子,配合摆正位置调整心态这样虚无的辞藻,不忍将事实拆穿。

旁边办公室的同事,从出门开始便听他在聊房价,一直到进电梯也不停歇,从美国次贷危机到日本房地产泡沫,好似坚信不久的将来楼市便会崩盘,与他抱有同样想法的人现在或许并不多了,同行有些难为情地劝他国情和市场容量不一样,买房终究不会吃亏,而我也想从中插一嘴告诉他这也是我好多年前的想法还是早买早安心,无奈电梯两端的我们间隔挤着六个人——下了电梯很庆幸,并没有鲁莽地接过话茬儿,万一人家手里好几套房只是纯粹想探讨一下房地产市场泡沫破灭的可能性我岂不是糗大了。

下着小雨,路边的一位姑娘打电话抱怨着「你们哪里是快车分明就是慢车」,我小声嘀咕,「你应该庆幸你还没有上车否则这个路况会被宰死」,然后自己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我不晓得什么时候起我已经有了这种可以通过路况准确判断是该打车还是叫车的技能,也不晓得从什么时候起我养成了喜欢和司机攀谈的习惯,收音机里专家就清华大学门外总是有人出租自行车牟利的乱象分析,并引经据典国际上比如美国的大学没有围墙都是如何如何做的,我骂了一声「呿」,美国他妈跟中国有他妈可比性么。

细雨中的环城路,林荫道上全是绿色,空气里充满了负氧离子,在这距离夏至只有三周的六月初,气温里仍带着微凉,我第一次庆幸这座城市拆了城墙筑就了这条环城路,带我去见你的环城路。匆匆一面,虽然扬汤止不了沸,但好歹能够能让内心安定平静一阵子。我有些后悔在这个节日的中午,没有和你一起,以过节的名义带你坐摩天轮,去鸟瞰一整座公园。


@11:05:08 PM #日常 兵临城下 命运是个小丑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