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临城下

Sat, Jun 4th, 2016

汇金大厦 松下GF5

以往每一年的高考期间,新闻里似乎都会有一条,市里某出租车公司司机自发组织「爱心送考车队」免费接送考生,而今年倒不能确定还有没有,即使有,我也很担心市民是否还会买这笔爱心账,毕竟在此之前不到一周的时间内,他们组织的多次针对网络预约车的罢工与堵路行动已经影响到了整座城市人民的出行和这个行业的形象。

网络上人们争相转发着那段「下雨不拉抱小孩不拉」等等的段子,这似乎可以在每个城市发生类似事件时套用,以反映出他们的罢工是多么的与民意相违背。作为一个既买不起车也买不起车位甚至连学车费都攒不齐的底层市民,打车的确是我的日常主要代步途径,无论是传统出租还是网络打车,接触到来自各行各业的司机不在少数,相比较我六线的家乡城市而言,合肥的出租车乘车体验已经堪称梦幻,起码出租车就是出租车,起码可以一个人独享一辆车,起码到达目的地之后还可以有正规的机打发票凭据,这都能让我三呼万岁。但即便这样,还是招致那么多的非议和不满。

只是无奈在这个变革的时代,任何的裹足不前都将意味着落后,相较于网络打车的快速、准确、优惠、舒适,传统的招手停已经完全丧失了任何可以与之抗衡的资本,宛若作威作福的衙门军碰到了帝国主义的长枪短炮,结局似乎早已注定。与出租车行业很像,传统图书行业也在这个网络时代受到线上书店和电子书相当大的冲击,但即便全国一半以上的新华书店被关闭,也还是通过学习台湾日本诚品书店的先进经验拓展出其他的营利渠道。而出租车行业非但没有进行自我改良,反倒还是做着天朝上国的美梦,最终被自己一手扶植起来新军赶下历史舞台。

目睹着一个行业的陨落是残忍的,但在市场化的大潮里面,没有人可以幸免,从供销社到邮电局,新华书店到报社,从铁道部到足协,要么变革要么衰亡。没有哪个王朝愿意主动将权力拱手相让,尤其是面对着这帮没有合法营运资质的混编军,这样改朝换代的方式并不能算正统,他们自然也觉得十分憋屈。几天前西安的出租司机率先罢工围堵了钟楼,这一点我毫无意外,毕竟前些天我在的前些天,使用优步叫车几乎趟趟免单,而现在仍进行着「优惠风暴」,这种类似不正当竞争性质的营销已经让出租车没有生意可做。我也相信,倘若不是因为动了他们手中最后一块奶酪,的哥们也不会冒着终身禁驾的风险在六月初这个敏感的日子前夕选择罢工,如果说每月几千块的份子钱是压在司机身上的大山的话,那几十万投入的营运执照又仿佛是一道符,将未来牢牢锁住。兴许有一丝出路,都不会去走上大街。

然而很少会有人去理解,也很少有人再去过问,毕竟在这个快速发展的国度,优胜劣汰是太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他们只知道,没有了出租车,还是有Uber和滴滴,这座城市也快将拥有几条地铁,那天走上大街的人和事也将很快被遗忘。这就是所谓的民意,而民意这个东西就像是飘在天上的风筝,媒体的风吹到哪儿它就飘到哪儿,网络用车在接棒的过程中还是会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我很想知道未来的某一天会不会有人在优步和滴滴涨价时、安全问题频发时念起出租车的好。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