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广西·玉林

Tue, Jun 21st, 2016

玉林新地里 县政府原址 Panasonic GF5

@玉林 6月19日 星期日 多云 25℃~33℃


若不是那沸沸扬扬的「荔枝狗肉节」,我绝不会将玉林放在我的目的地范围内,身处内陆,广西唯二不通高铁的地区(另一个是河池),因为吃不吃狗肉这个问题,在最近的每一个盛夏都被推到风口浪尖。

贵港18路公交车 Panasonic GF5

高铁到贵港下车,需要换乘普通快车才能到玉林,尽管车票上写的都是「贵港」二字,实际上却是两个不同的车站,一个是动车站一个是火车站,出站时和检票员确认,尽管两个车站南北相依,但由于铁路线的阻隔却需要通过坐公交车才能来往,谢天谢地我买的火车票在下车后的五十分钟,以至于我很满足可以坐四十分钟的环线公交去仔细打量这座城市。

K149车厢 Panasonic GF5

长久坐舒适便捷的高铁动车,突然再坐上普快多少会有些不习惯,从上海南到湛江的火车竟绕到了焦柳线,长途普速列车的乘客大多都是一些底层的人,还是喜欢与他们面对面交谈的氛围。对面座位年轻的湛江女人,对沿路山上的植物颇有留心,指着两旁说,广西这里每个山头都种满了桉树,桉树虽然说长得快但是是有毒的,对空气和水的污染都很严重。我对园林了解得不多,心想怎么会有绿色植物会带来污染,将信将疑。起初我还觉得这种枝高叶密的树是岭南的一道风景,原来不过只是外来的入侵品种,桉树生长得很快,几乎两三年就可以成林,但正因为如此它对土壤的养分需求特别大,且会释放气体阻碍其他树木生长,有「抽肥机」之称,长期下去突然会结块沙化,引起山体滑坡。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林农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放火将原先的山烧光,种上速生林,如同渔民使用「绝户网」打鱼一般。尽管很多地区已经出台地方性的法规禁止种植桉树,但还是有很多人打着「科学种植」的旗号为桉树洗地,而实际上没有林农会懂得「科学种植」,他们只晓得越密越好越多越好,卖更多的钱,造出更多的纸和三合板。而放眼望去,铁路沿线除了桉树,已然看不到其他的树木。

玉林汽车站 iPhone 6 Plus

从玉林站出来,犹如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出租车摩的餐饮住宿揽客让我倍感亲切,不假思索地跳上1路公交车,根据我的经验,小城市的1路公交车想必一定是从火车站到市中心的。而玉林的确是一座小城市,南流江的上游穿城而过,从北海合浦县入北部湾,(而不远处的北流河则义无反顾地投靠了浔江,在藤县汇流),大街上到处都是摩的和电瓶车,所见的公交线路没有超过10条,十足像个小县城,我有些怀疑这样的地方是如何能搞出大新闻的。尽管如此,凭借玉柴和玉林制药厂等企业的贡献,玉林的经济总量竟还是广西区内仅次于邕柳桂名列第四的城市。

玉林东明村安定里 iPhone 6 Plus

来这里之前,我一直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卷入动物保护者和当地食客之间的冲突中去,提醒自己一定要到合适的时候再拿出相机,现在本地人一定很仇视记者和动保主义者。我臆想这座城市一定已经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随时做好巷战的准备。而倘若被俘虏一定要声明自己不反对吃狗肉,相反我经历过自己的爱犬被偷走的悲伤,也品尝过狗肉的香嫩,我体会过犬对主人的忠诚,也目睹过屠狗剥皮的残忍。而除却火车站旁边几家故意以狗肉吸睛的饭馆,沿着市区走了好几条街,也没有找到一家狗肉馆。唯一找到的也处于关张状态,且「狗肉」的招牌被「羊肉」所取代,颇有「挂羊头卖狗肉」的意思。

玉林新地里 Panasonic GF5

已是正午,喜欢游荡的我撞进了闹市区一座安静的小巷,「新地村」。街区里的建筑风貌都保存了格外完好,当地人似乎对风水颇为讲究,门檐上仍贴满着红彤彤的对联,一字排开「万事胜意」、「生意兴隆」、「福星高照」、「紫气东来」,繁体字的上下联对仗工整平仄分明,相比北方已经沦为走形式的春联,这南方的小城里的传统韵味更要浓厚一些。我猜想夏至吃狗肉或许也正是玉林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习俗,而一群骄傲无知的现代人,却要对保留传统文化的人指手画脚。

玉林人民公园 Panasonic GF5

人民公园里面没有什么花哨的设施,仍旧只是纪念碑和一些朴素的花草,和百色北海的如出一辙。坐在午后荷塘的凉亭里,蓝天白云一池萍翠,空气里渗透着荷叶的清香。肥美的鲤,在岸边争抢着人们投递的食物,小朋友见我端着相机,用广东话指着边上一只让我拍。老人和情侣在树荫底下歇息,孩子们在游乐园嬉戏,各得其乐。玉林人民公园北门 Panasonic GF5

相比真正的广西城市来说,属于广府文化下的玉林在饮食上丰富了不少,且不说那些备受争议的猫肉狗肉,路边随处可见的小吃糖水摊,都能唤起食欲。公园北门的摊儿上,点上一份八宝粥一碗云吞一共八元钱,年轻的女老板细心地准备一小杯白糖用保鲜袋系上,我调好大光圈拍着,路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虽然我早已不在乎,但也会自嘲一句「吃个路边摊也能这么清新脱俗」。

玉林火车站门口 Panasonic GF5

玉林到贵港的铁路正在逐步电气化,火车站正在翻修,而不是像其他城市一样再兴建一座高铁车站,站前的马路上不再通车没有多少人,几个卖荔枝的摊贩摆在路中央,生意并不是很好,毕竟今年收成还不错,荔枝都有些滞销。开车还早,站房里空调坏了只好继续在外闲逛,见到我「靓仔,买几斤荔枝来吃啊」,我喜欢这称谓,但犹豫了一会儿,毕竟早上刚刚吃过一斤,老伯见我买的欲望不是很浓烈,便叫低了价格,隐约听到他说三块五一斤,我禁不起诱惑,又买了两斤妃子笑。对于平时基本上吃不起荔枝的人来说,这一次算是过足了瘾,想对着荔枝堆拍个照。而南方人似乎都对镜头有天生的敏感,连忙说「不要拍人」,如同北海的出租车小哥说「不要拍我的证件」。而旁边卖玉米的妇女则笑着问我,「你是哪里人吖,没有见过荔枝的吗?」,我笑着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没有见过玉林这么好的荔枝。

贵港高铁站 iPhone 6 Plus

还是贵港,回到这个奇怪的火车站,距离火车开车只剩半小时,已经没有时间允许我再去坐公交周转,几个同下车的旅客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门口的摩托车蠢蠢欲动,我别无他法,只好问「去高铁站要多少钱?」,「5块」、「10块」,我自然选择价格更低一些的,现在想这或许只是摩托司机们约定好的阴谋,从不远处满是积水的涵洞(其实也是地下通道)下过去,不过5分钟时间,想想也是罢了,毕竟如果是步行也是相当艰难。伴着晚霞和五月十五的月光里,回到南宁。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