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今夜我陪你无眠

Thu, Sep 15th, 2016

我不晓得怎样去形容这样一出画面,这可能是我经历过的最奇怪的一场滞留,而几乎所有滞留的旅客却都买了火车票。

原因只有一个,还是那老生常谈的,取不到票。

自助取票机前站满了排队的人,每一条队伍都大约有五十多米,而机台旁边也是围得水泻不通,因为还有一群不想排队的人,有的在插队,有的在犹豫要不要插队。

尽管我在开车前40分钟抵达火车站,但当我第一眼看到这副场景时我便对这取票现场充满绝望。

我试图进站,与检票人员沟通,并在手机上主动出示了的购票凭据,用平和的态度告诉她「不好意思我的车在20分钟后就要开了,我可以用身份证检票吗?」 答案是不行,必须要身份证和车票同时出示才可进站,检票员并且「好心」地提示「你们去售票大厅的二楼是可以取票的!」

于是每个人慌慌张张跑进200米外的售票大厅,当穿过人潮望向二楼时便已经知道结果,楼梯上有不少往下走的旅客,他们无不带着愤懑的表情——二楼的门是紧锁着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开始有些不耐烦,回到检票口,越来越多和我一样的旅客开始与工作人员理论,为何我花了钱全无法进站,在这个时候改签退票已然不可能,当然也还是有不少人抱着希望在问,「售票厅二楼怎么走」,我打开手机准备记录下来,这时旁边的执勤武警指着我「你不要拍!」,而以为男性铁路工作人员开始挡夺我的手机。

我本以为在火车站增加一些武警是为了维护治安防卫恐怖袭击什么的。

正在气头上的我直接大喊了一句,「我凭什么不能拍,我行使我公民监督的权利」,而对面的男人则说「你凭什么可以拍,我有肖像权」,「你是公职人员,你是为人民服务的!」「你要是再继续拍的话…………我也拍你!」 「可以。」

已经到了列车发车的点,我对能搭上车已经没有什么指望,而我对拍不拍他们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在这样的时间点,从火车站去哪里都并非易事。

我的车票不过只是一张8.5元的临客,算上折扣也不过花了4块钱不到,这并不是多大的损失,而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就大不相同了,一个操着河南话的中年女人蹲在地上一边给家里打电话一边大声地恸哭,「回不了家了,票也退不掉了。」

一对年轻情侣,手捧着鲜花,开始是依偎着在检票口发呆,然后是面对面在售票厅前的人流里发呆,接着大约是想通了,紧紧拥抱了片刻,然后手拉着手往出站口的方向走去。

从售票厅到检票口的广场上,目之所及比比皆是席地而坐抑或是来回奔走的人,他们的有这一样似箭的归心,也有着一样茫然的眼神。或许应该庆幸他们的不团结,倘若真有人号召未能及时取票的旅客直接进站,倒真有可能会出乱子。

广场上一个妇女和另一位女票贩子在撕扯,女票贩子说给三十块钱可以帮先取到票,但是前提是要先给钱,并在这等两分钟,妇女给过钱之后觉得不对,因为对方好像没有要身份证。对,女票贩子其实是女骗子。

仍旧是检票口,还是之前那出剧本,一位去温州办事的退伍军人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被拦在了外面,尽管他说了半天的好话也还是没有用,索性也来了个暴力闯关,即使身手再矫健但还是被大妈死缠烂打揪了回来,他是幸运的,旁边穿制服的领导和他交流了几句后恩准他进站补票。但其他人还是照旧兵来将挡。检票大妈也是烦了,最后干脆恳求起了旅客,「你们能不能不要来添乱了,你们能不能不要让我为难?」

可能是我觉悟还是不够高,起先我一直以为是铁路给我们添了麻烦,毕竟我以为我提前一周买票、提前半小时下班、溢价 1.6倍打车、提前40分钟到站是可以成功的,没想还是给人添了麻烦。

而旁边的检票小妹倒是更有见地,直接当着旅客的面说,「那些取不了票的,全都是活该,不知道中秋节人多吗?」听了她的话我脑海里面联想到的竟只有知乎上一个问题「中国究竟有多落后?」

的确,因为中秋,铁路部门增加了临时旅客列车,这很值得称道,但是相应的,火车站却没有增加取票机和窗口以应对,尤其是对今年中秋节在假期首日的特殊情况没有充分考虑,相反还将后果推卸给旅客,就好比是夏天泄洪导致群众伤亡却责怪村民没有及时撤离一样。我想象倘若是在别国,出现这样大规模延误的事情该会有怎样的道歉和公关,而我们,仍旧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耽误你坐车,吞没你票款,并赠送你一肚子气。

我没有想过当什么公民记者,但我还是将这一晚用相机记录了下来,当先前那位阻止我拍照的男人再次发现了我,气狠狠地问「你到底想要干嘛?」,好似要摔掉我的相机。

我不想再说话,只是冲他微笑,然后挥了个吻。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