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札记

Tue, Oct 4th, 2016

蜀山湖 Canon 700D

一、

前些天我看了好几天的特价机票,寻思着七天假期究竟去哪里玩,想去山西看应县木塔,想去桐柏山看淮河发源,想去泉州看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然终究未能成行。已经是黄金周的第三天,我仍旧缩在家里头,比原本的计划单调了许多。

而毕竟原本的计划里面,我是可以在这个月拿到一笔丰厚的薪酬的,当然我也有会比预想中少很多的心理准备,可当短信提示弹出来时我还是傻了眼,少得可怜,对,是真的很可怜。

我想了很久接下来的日子究竟该怎么办,从进入这间公司到现在整整半年,我似乎和它的业务一样没有取得到任何一点进步,而剩下的只有时间的荒废和载道的怨声,回想起最初的心灵鸡汤和日记下面尖酸的留言甚是觉得好笑。心情好些的时候会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这或许本就是命运故意在推我一把,这里本就没有什么好值得留恋,而我所不能接受的是,被否定、被欺骗、被羞辱。

我不太想把责任一股脑地全部丢给谁,与其接受了结果不如把责任也一同承担了,实际上我比很多人都擅于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既不会去埋怨世界太嘈人心太坏,也不会装作没事人一样「我还是会继续努力的呀」,还是要捱过这个冬天,捱到房子装修完,大约就是「新的旅程」开始的时候了吧。

蜀山湖 Canon 700D

二、

与房子相比,工作的事情,的确只不过是凤毛麟角,这一年的房价上涨得像温度计,即使作为涨价前最后一刻买到房子的我也会暗自骂街,「政府他妈在搞什么鬼」,原本80万的房子变成180万也着实让我感到心虚,意味着即使首付7成,最终也要像我一样要每月背起两三千的房贷,这是非常离谱的。

这个社会上不合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明明大家都知道是泡沫,可是谁也不愿意去戳破,惭愧的是我竟也是其中之一。我在梦里幻想过一种小说中的场景,倘若某H市的领导因为贪腐默许了当地房价快速上涨,这会不会产生连锁反应,使周围城市房地产市场供不应求也随之上涨最终得以燎原蔓延开来,而这最好的结果不过是这任领导班子下台,但房价是没有降回去的可能性的,于是蒙受委屈的还是那些没有买房的大众,而不幸的是,这似乎在现实世界中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对经济不太了解,但我试着去想这些买房的与前些年哄抢食盐的人区别,住房和盐都是居民生活必需品,多屯几袋盐无非被骂愚蠢而已,毕竟食盐的供应实在是太充裕了,但好的城市住房有限,一部分人投机倒把牟取暴利,直接夺走了其他人落户生根的希望。昨天晚上,合肥的限购政策终于姗姗来迟,事实上我不相信政府管控不了这嗜血的房价,我也不相信政府不晓得涨到这个地步会产生什么样的恶果。

蜀山湖 Canon 700D

三、

在泡沫经济社会里,人人都如此期待自己一夜暴富。钱就是一切。比起人际关系、友情这些,有钱才是最重要的。「总之先挣钱」成为人们的共识。挣钱、花钱成为生活的不二重心。生活变得了无情趣,毫无内涵。重视友情、勤劳等这些人类生活中道德层面的规范荡然消失。

无事的时候喜欢宅在家里面看书,胜过出门与朋友相处,我的朋友本就不多,而随着时日的推移愈发缺少共同语言,更加显得格格不入,我能感到快乐的事情别人并不会为我感到快乐,而别人引以为豪的事情我又不以为然,我不喜欢去对别人的生活品头论足,但的确也讨厌别人对我说三道四。

朋友圈、微博和微信群里每日大家的话题似乎都是在分享着房子车子孩子,仿佛这就是人生三部曲,我终究是没有办法学会这么功利的活着,为了在这座混凝土森林里面以有尺寸之地,似乎都乐此不疲,而我有些厌倦了这种连阳光权都成问题的生活,在我的意识里,每天都能看到日落才是应该的呀。

蜀山湖 Canon 700D

四、

昨天我的同学给我电话,说他刚刚参加完婚礼,采访一下我现在的感受,我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玩着三国杀,表情有些冷漠,但也只能应付「没什么啊还好啊」之类的话,对面却传来一阵哄笑,仿佛觉得我就应该是辗转反侧「悲伤它陪我过夜」那种,而他说「哈哈嗑瓜子也无法掩饰你心里的悲凉」时,我直接挂了电话,像挂了一个傻逼推销员的电话一样。

高中时我们曾是最好的朋友,踢球、抄歌词,在我还不知道韩寒是谁的时候,他已经看完三重门和长安乱,或许是大学毕业后那段在井下生活让他觉得赚钱的不易,他将签名档改为「没有钱,你拿什么维持你的亲情,稳固你的爱情,联络你的友情,靠嘴吗?别闹了,大家都挺忙的!」,近几年煤矿低迷,他又来合肥做了金融,看起来也算略有小成,只是原来我认识的那个人却渐渐模糊了。

我没有参加前任的婚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与其说是避嫌不如说是尊重,我希望有一天能将「禁止出席前任婚礼或禁止邀请前任出席婚礼」的条文明确写进党章、宪法和学生守则,能在全社会范围内达成广泛共识,为了不多多少少地恶心到新人、恶心到自己也恶心到周遭吃瓜群众,就不添堵了。

而说起来我更对畅的结婚耿耿于怀,在我生日的翌日领了证儿,又在我看演唱会的同一天在泰晤士河上拍婚纱照,每一张照片都足以让我错愕,毕竟在半年前的短信里还的的确确写着我离结婚还早之类的话呀,好在也没有那么难以平复,毕竟即使曾经再喜欢她,也从没想过真正得到过她。

蜀山湖 Canon 700D

五、

雨了好多天终于放晴了,九月初三,照例是新月,照例是蜀山湖边,这么些年来似乎已经演化作我的传统,秋天的温度分外宜人,落日将湖水染成鸭蛋色,大雁南归掠过新生的月牙,几个中学生趴在岸边禁不住吟起那句经典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我不喜欢合肥,但这里却绝对是值得我眷恋的地方,每当孤独无助时,我都会坐在湖岸边与大自然进行一场时空的对话,我喜欢在这里看太阳下山,看月球显现,看星星眨眼,看飞机起落。兴许有一天,当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还会有人记得,这里是我最爱的地方。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