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Thu, Jun 22nd, 2017

@蜀山湖 Olympus EM10 Mark II

楼上的邻居阿姨跑过来参观我的房子,我自嘲道「您从我这里只能汲取到一些失败经验呢」,她倒也不含糊,直接像我亲妈一样劈头盖脸把各个地方的问题给我数落一通,「我还以为是出租给别人住的呢,你说装了十多万我压根不信呐」。这不是第一个看不上我装修的邻居了,虽然我自己对这近半年来的成果也算不满意,花了很多钱却发现并没有花在刀刃上,加上自己是一个极度自卑的人,别人的一点点评价都会很放在心上。这几个月如此,这几十年亦是如此。

每个人进门都会问我「你就打算装成这样当婚房了吗?」,我只得支吾「婚…房…」,「你女朋友没有给你出什么意见吗?」,「女朋……哦没有出」,「你今年多大啦?」「哦我啊二十五六……二十八了!」

有时候我不太明白装修这件事和婚姻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妈让我不要买床具、不要买沙发,因为这些东西结婚的时候还是得重焕一新,我不耐烦地说「我特么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结婚,我才不要因为结婚这件破事儿活得很憋屈呢」。年中购物节的最后一天,我将一些家居家具给订了下来,即使价格远超我的心理预期,不过还是咬了咬牙,或许新生活即将迎来倒计时了吧。

自从换了新工作以来,似乎没有什么闲暇的时间,全都投入到了并轨忙碌的装修和工作中,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的不容易,别人问我「为什么你不让父母给你过来掌掌眼呢」,我说「我妈上班忙」,紧接着追问「那爸爸呢?」,「哦,他啊……他也忙」。对于自己的父亲已经谈不上什么恨,只是满满的失望,从不指望。

我买一台新的相机,原本是期待能找回一些过去对生活的热情,而偏偏却只能无精打采地一个人到处乱走,其实和以前的闲逛也没有什么两样,但却还是能感觉到其中的不一样。还是城西的蜀山湖,一群十七八岁的孩子骑着清一色的共享单车,并排坐在我曾经无数次看日落的地方拍着照片,我微笑着说在心里感慨,年轻真好。一家三口在黄昏里,穿着白背心的丈夫扛着三四岁大的孩子,妻子在旁拍照逗笑,我躲在旁边,轻叹一句,好不幸福。

而我越来越习惯离群索居的生活,算起来今年也是高中毕业整整第十个年头,当年的朋友、死党都已然结婚生子,而在这一个小圈子里我亦显得愈发得格格不入,相互间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都已经发生了天壤之别,有时候我不知道这样友情存在的意义在哪里,或许仅仅只是为了若干年后能在婚礼上收回我给的份子钱。

仿佛是在人生的一个迷茫期,工作也仅仅只是敷衍,拿着一份中规中矩的收入,我仍旧试图改变,但骨子里早已经没有挣脱的勇气与力气,中午一个人来到隔壁人才市场的小巷走进去,宣传栏上张贴的招聘启事好似我八年之前看到的那样,我庆幸或许今后不用在最底层蹉跎,但想要再往上一步仍旧艰难,总有一腔热情,也抵挡不过一次试错的失败成本,只能谨小慎微地为了每个月的房贷辛苦奔波。

或许我已经是个垂老的人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慢慢出窍,留下一个废旧的躯壳。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